第19章  岳父大人不喜欢
A+ A-

她老是不接受不成这个男子,固然他一穷二白,可不晓得为何,龙滢却感到这一刻,他是天底下最靠得住的人。

特别是每每碰到事物以后,她会本能的想到这个男子。

当然,除他睁眼说假话的对江明昊甩出狠话,让那个男子去法院告自个儿。

这件事龙滢迄今都没有想清楚。

住院部。

龙滢和蓝子煜一前一后的走出升降机,走廊里便传出李娜的哭着诉说声。

“我奉告你,这次女儿假如有啥三长两短,我和你不算完。”

“这不是没事嘛,你胡闹啥!”龙正南鄙夷的按着突跳继续不停的眉头。

“怎么没事!”李娜不听从不饶,扯着嗓子喊,“我女儿怀的可是江家的孙子儿,万一有个好歹,你说说,我怎么向江家人交代。”

江家的孙子儿?

龙滢猛的发呆,霎时间也清楚过来李娜话里的意思。

龙黎怀胎了。

“我不管,正南,这一次你必须不可以纵容龙滢了,她这是想要害死……”李娜说到动情处软了一口气儿,摆清楚是想要龙正南拿出个态度来。

她这话龙滢可听不下去,疾步走近回驳,“李娜,饭可以乱吃,话可不可以瞎扯,确实是你女儿不怕死自个儿撞上来的。”

李娜看见她不由冷笑了声,“哟,撞人了都这样底气十足啊,龙正南,看看你的好女儿,这都啥举止神情!”

继续,她又叹了一口气儿哭着诉说,“我怜惜的女儿,妈抱歉你,若非妈没用,也不会让你受今日这种抱屈,呜呜……这些个年,妈让你一个龙家千金沦落在外,真的是……”

李娜一边儿说,一边儿揉着红肿的眼球,那样要多抱屈有多抱屈,似乎龙滢做了天大的错事。

不等于到龙滢张嘴,龙正南便冷声呵责她,“龙滢,去给你妹子表示歉意,说不定这次她能高抬贵手饶了你。”

呵。

龙滢麻痹的心听见爸爸的话后还是震了下,让她去给龙黎表示歉意?

那比要了她的命还不舒服。

“怎么,你撞了人不应当负责么?”见她站在原地不动,龙正南的语气益发发怒,“快去!”

也就在这时,跟过来的蓝子煜走到龙滢身边,他将女人搂进自个儿怀里,挑了下眉淡淡道,“媳妇,你就是心太软,早晓得这么,你倒还不如撞死她拉到,也就赔点钱。”

赔点钱?李娜瞧不起的看了蓝子煜,你个穷苦人,赔得起吗?怕是几万块钱都拿不出来吧。

这么想着,她倒是不怎么想和这个穷苦人一般见识了,他们也就是逞嘴毛皮功夫!

如今她的宝贝女儿怀了江明昊孩子,相信过不成多久女儿就是江家的女主人,届时整理这两私人也不迟。

龙正南拧眉,眼神儿犀利的看着蓝子煜,“这位年青人,讲话留点口德,你这样说……”

蓝子煜眉尾一扬,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眯着眼看着眼前的老丈人,“口德这种物品,龙总,您不是很缺么?”

龙正南的老脸闪过一阵子窘迫。

“敢这样跟我讲话,你晓得我是谁吗?”龙正南一辈子气,立刻摆起总裁的架子来。

并且眼前的小子是个穷苦人,他和自个儿女儿在一块儿,龙正南心中是一肚子火。

龙滢立刻站出来,“爸,他是我夫婿。”

“住口!”龙正南一听龙滢这样保护这个穷苦人,火气又升涨了一层,扬起手就要朝龙滢脸上挥去。

这一次,在蓝子煜还未转手阻挡的状态下,龙滢适合时宜的将龙正南未降落的巴掌制止。

她冷眸一眯,一无感情的看着眼前她喊了二十几年爸爸的男子,一字一句道,“曾经让你打我,那是由于你是我爸!如今,我不认你了,你就没了资格。”

龙滢这话一落,龙正南眼眉一瞪,老脸都气得紫了。

“哎呦!龙正南你看看,你以前捧在握心中的宝贝女儿。”李娜肯定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缘说风凉话,“都和你对着干起来了,往后还得了啊。”

“龙正南。”龙滢冷漠的双眼看不到一丁点儿妥协,她人称他的姓名,“既是你挑选了不要我,麻烦你往后也不要再插脚我的事。”

龙正南说她两句不要紧,可是蓝子煜,是她的救命恩人,陆绝句不会让其他人欺侮他。

站在龙滢身边的蓝子煜看着她为了自个儿和龙正南对峙,没有不安的心湖泛起丝丝涟漪。

很久没有人这般卖力气的尽力照顾他了,蓝子煜直直盯着身边的她,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

“涵盖结婚。”龙滢完全地不照顾龙正南的怒气,犀利的言语还在接着,“我已经和他婚配了,你接纳总得接纳,拒绝,往后我们眼不见为净。”

这一刻她是真的下定了誓愿,从这个时候起和这个爸爸再无瓜葛。

龙正南,是你不要我在先,那么我龙滢,也不可以不知羞耻的去求你承认我。

病房因蓝子煜的这句话而安稳而又平静下来,众人纷纷看向气焰凌人的蓝子煜,神态各异。

坐在病床前的龙母讶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位优秀男子,他身材高大,银灰色西服衬得他整个儿人成熟有分寸,脸部大概轮廓立体有型,两眉上方间的那股蛮横尽显,却又在无形之中藏匿着某种温柔。

而那抹难能可贵的温和也只对她女儿。

龙母仔细查看的很明白,这个男子在看她女儿的时刻,将眼神儿里的锋利收敛得极好,取而代之的是她看见的溺爱。

他是……

这一刻,她也约略猜到这个男子的身分。

反映过来的李娜嘴角抖了抖,随后就面无神态的笑了声,“法庭?”

她这话里携带讥刺,是嘲谑蓝子煜的自不量力。

“你们确认要闹到法庭么,届时,可别哭!”

龙滢走近和蓝子煜站在一块儿,扬起略淡的唇,嘲谑之意表面化,“李娜,难不成你活了这样久都不晓得结婚法么?”

李娜的脸猛的一热,立刻窘迫了,狠狠瞪了眼龙滢。

小贱人,竟至敢嘲谑她?!

“也怪不得,媳妇你别在意,人家做了这样积年的第三者自然不晓得。”蓝子煜巴掌落在最爱的人肩头,嘴角笑意流水声,附和着张嘴,“龙正南和你不合法姘居,铁证如山,届时我们足以要求对方索赔。”

“索赔,法庭?”李娜感到好笑。

一个一无环境的人还要用处律来压她?

这些个话彻底激怒了李娜,她不再像来时那般用尽心思掩饰自个儿的情绪,而是怒声呵责,“你信不信,想解决你个无权无势的人,那是分分钟钟的事。”

也不怪李娜大吹法螺,只因现在的她的确不一样了。

特别是女儿争气,怀了江明昊的孩子,立刻就是名正言顺的江夫人!

反过来看龙滢呢,嫁了这样个平常的男子,一生可就这样毁了,又有啥资格和她对抗!

她需求惧怕么?!

蓝子煜挑眉,整个儿人看中去满不在乎,他自然的搂过龙滢,“行,我就等着你分分钟钟的来解决我。”

“哼,咱们走着瞧!”李娜说完看向病床上一言不发的徐凤珍,“姐姐,我们往后的日期还长着呢,妹子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儿。”

想拿走龙家的钱,门儿都没有!

她可没功夫和一个穷苦人光说不做,还是回去后咨询下律师,看看离异的事物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难办。

随着李娜的离开,喧腾的病房里没有不安下来。

“妈,这是蓝子煜。”龙滢说着头垂下去,小声加了句,“他是我如今的夫婿。”

龙母就势靠在床头,神情疲惫,“滢儿,你先出去吧,我和他谈谈。”

龙滢担心的看了颜蓝子煜,生恐他会和妈妈起冲突,加重妈妈的病情。

蓝子煜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儿,表示意思她出去。

龙滢抿了抿唇,担忧的嘱咐,“妈,我就在外面,有啥事物叫我。”

“好!”龙母嘴角溢出一丝笑,可以看出她的心绪不算差。

龙滢的心这才疑虑消释而心中平静了些,想着妈妈那神色应当不会有啥问题。

病房的门被关了,蓝子煜往前走了一步,礼貌的喊了声,“妈,您好。”

这声‘妈’让龙母发呆,但听着并不讨人厌。

男子体态大方得体,特别是脸上的笑颜,固然很浅,却让人见着舒服畅快。

“真的对不起,和滢儿婚配许多天了才来看您,您的病好多了吗?”

一句话少了刚刚咄咄逼人的气势,多了一丝对前辈的尊重。

龙母嗓门儿暗哑的问,“你是……”

“我是蓝子煜,滢儿现任的夫婿。”蓝子煜给龙母倒了一温水,“您身子不适,还是少说点话,您需求问啥可以问,我来应答就是。”

龙母满足的看着他,喝了涎水润了润喉,嘴角的弧度加大深度。

“你和滢儿到底是怎么回事?”龙母最担心的还是这一点儿,怕女儿是由于自个儿的病,更是由于和江明昊那个混蛋负气。

这个男子再好,假如龙滢是不甘于的,结婚也不会福祉。

“妈,我和滢儿就是这样……”

走廊外的龙滢走来走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里边还没有响动,也不晓得母亲和蓝子煜说些啥,需求这样久。

半个钟头后,病房的门开了,蓝子煜单手插兜的走出来,脸上的笑颜温暖。

龙滢看见他急急问,“我妈怎么说,她没生气吧?”

“你老公我这样优秀,岳母哪有不满的?”

龙滢闻言嘴角抽搦得利害。

这人还真是自恋啊,她曾经怎么就没发觉呢。

然而,这也总算好消息儿了,只要母亲不生气怎么都好。

往后她也不会感到自个儿欠蓝子煜的。

“媳妇,你是不是很放在心上咱妈的想法?”蓝子煜忽然问。

龙滢想也不想的答道,“当然,特别是如今她身子不好,她说啥我都会听。”

她再也禁受不起其他打压了,发生了这样多事,假如连最爱她的母亲都没了,龙滢不晓得往后的生存该怎么支撑下去。

“这就对了,听母亲的话是好孩子。”

“媳妇,刚刚咱妈跟我说……”蓝子煜故意卖关子。

龙滢痴呆的接过去,“她说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