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领证结婚
A+ A-

也就是说,他们的户口本都在医院,只要一个人去拿,就可以立刻去民政局办了。

“我立刻给贾宝文打电话,让她去你妈那边那户口本。”

蓝子煜说着便着拿起电话,龙滢连不接受的余地都没有,“后面的事,就交付他来办,我保障,九点钟后,我们的感情更加好了。”

龙滢傻愣的望着他,她和蓝子煜要婚配了……

龙滢在浴室里,能听到蓝子煜打电话的声响,让贾宝文怎样去办这件事。

“媳妇。”男子挂断电话没看见她,轻柔的唤她。

龙滢闻言盈满泡沫儿的嘴角抽了抽,她对着镜子里的自个儿发呆,这人称她真的是不习性。

好久,她钻出一个头,讷讷道,“你老板对你可真不赖。”连婚配这种事都管,太体惜职员了吧。

“媳妇。”龙滢看见他忽然出现在自个儿的背后,嘴里的泡沫儿差点咽下去,急急诠释,“蓝子煜,我们不是说好是假婚配吗?”

一口一个媳妇,蓝子煜你不累么?我都听得起鸡皮疙瘩了,他们固然要婚配了,可还没到这种感情好的程度吧。

“结婚证还能作假?”蓝子煜撑着墙壁,灼热的气息散在她左脸上,“媳妇,办假证会被扣押的。”

龙滢听后休止刷牙的动作,转过头来不看他……

酒店走廊外,龙正南不安的往返踱步,他一大早收到消息儿就赶过来了,如今都已经八点,还不见龙滢从里边出来。

他想打电话给龙滢,又怕太出丑,真的看见他不想看见的一幕,毕竟江家夫妻也在这儿,家丑不可以外扬啊,还有守在酒店外的那一些记者,也不晓得是谁走漏了风声,竟至晓得龙滢在这处过夜。

龙滢是他的女儿,和龙家的声望名誉是挂钩的,龙正南起小儿就栽培她,他怎么甘心女儿和一个没有背景的男子厮混在一块儿?

李娜在一旁低声劝道,“正南,你别焦急,年青人嘛,估计还没起来呢。”

龙正南憋气的瞪了她一眼,李娜只好知趣的闭嘴。

哼,李娜心里不在乎的冷哼,有啥好生气的,还不是你那个宝贝女儿不自重,和男子鬼混,能怪她么。

“亲家,你看这事……”江母看了眼依旧紧闭的房门,跟着张嘴,“我们一直都很疼龙滢的,背着她也教诲了明昊,可她,我不想她会这样不珍惜自个儿,竟和生疏男子鬼混,你说,往后我们江家的脸往哪儿搁?”

“之前是贾宝文,这次又是贾宝文的下属,我晓得,以她的身分怕是没资格进入了贾家的,是退求其次吧。”

“关键是,那个男子他啥都没有,滢儿也太胡涂了,也不晓得看中他啥。”

“你说说这要是传出去,让她往后怎么嫁人,尽管明昊损害了她,她也不可以这样作践自个儿吧,真是一点儿都不自重啊。”

这番话说的有些重了。

到底是自个儿的女儿,龙正南不喜欢听其他人教诲龙滢,他耐性的陪着笑脸儿,“亲家,也许只是有人在恶作剧,滢儿她……”

江母再次接过口,“毕竟她以前是我们江家的儿媳妇,亲家,假如滢儿真的做了不知羞耻的事,你不可以袒护她。”

“女儿家的,还是自重点好。”江母的这番话听在龙正南耳里,似乎一手掌扇在他脸上。

他呼吸急促,但语气还算平安稳当,“亲家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江明昊的时间观点很强,今日起来得有些晚了,为了不迟到的他,连早餐都没赶得及吃呢。

电话铃声音起,龙黎将化妆镜放进包里,脸色沉重的接起电话。

“嗯,嗯,好。”

挂断电话,江明昊见她面色不是好,潜认识的问,“怎么了?”

龙黎抿了下的唇红艳的唇瓣,“是伯母给我打的电话,说是,让我们马上去一趟鑫达酒店。”

这个‘伯母’自然是指江明昊的妈妈。

男子听后蹙起眉,“去哪儿做啥?”

“我也不是很明白,我们还是过去吧。”

江明昊是孝子,龙黎明白得很,凡是江母说的话,他大多数都会听,除娶她这件事,江明昊和江家夫妻对立过,其它事物都是江家夫妻帮他安置的,当然也涵盖龙滢,也是江家夫妻一块儿推成的这段姻缘。

男子看了眼时间,他啥都没说,顺着车流往前鑫达酒店,两人下了车一块儿进去大厅,龙黎挽着男子的手娇嗔的道,“明昊,今天晚上我们去听音乐会吧,我手上正巧有两张票……”

“好狗不挡道,要亲密热情,麻烦一旁待着去。”背后骤然插进去的一道儿男音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交流。

龙黎转过头,准备回驳,在看见男子的那张脸后,她身子表面化一僵,激愤的情绪迅疾缓和了下去,换上一张鲜明可爱的笑容,是贾宝文和他的助理。

看见这个男子,江明昊俊颜猛的沉下,他想的起来,这个男子和龙滢的关系不一般,他怎么会在这儿?!

“文少!”龙黎笑着和他打招呼,“好巧啊。”

贾宝文不在乎的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了句,“你谁呀。”

龙黎松开江明昊的手,轻声诠释,“我是,我是龙家的小女儿,龙黎。”

贾宝文挑眉,满面迷茫,那样子好似真的不晓得她是谁。

龙黎提示,“我父亲是龙正南?我是他的第二个女儿,上次新闻上……”不是已经确认了我的身分了么,城里的人应当都晓得啊。

男子睨了眼女个人身边的江明昊,他点了根烟吸了口,眼里的玩味尽显,然后打断龙黎的自我绍介,“不认识。”

龙黎烦恼的咬唇,只能说得更明白点,“龙滢是我姐姐。”

“哦?”贾宝文拉长尾音,像是想起了她是谁,龙黎正准备客套一番和他说说龙滢的事,谁知,贾宝文满不在乎的张嘴,“你就是那个第三者生的女儿?”

龙黎脸上的笑颜骤然僵住,脸如火烧,她不想,贾宝文竟至会这样不留情面,一点儿风度都没有。

“明昊,他……”说然而他,龙黎只好抱屈的躲在江明昊背后,打算让这个男子给她重新挽回一点儿颜面。

贾宝文摸了摸鼻尖,眼神儿在他们二人之间往返迅速地看,讽刺的勾唇,“你们一大早的来这处偷晴?”

“贾宝文,你嘴巴放干净点?”江明昊垂在身侧的手,捏的咯咯作响,真想好好教诲他一顿。

“怎么,你们敢做,还不可以让人说啊?整个儿城里,还有谁不晓得你们鬼魂在一块儿的事情?”贾宝文笑笑。

“贾宝文,你……!”江明昊愤怒。

龙黎气得直咬牙,这个贾宝文是疯了吗?拽啥拽,一会有你哭的时刻,你以为你的龙滢是个宝么,待会就让你看看她和你下属是怎么滚在一块的。

贾宝文松了松颈间的领带,神情淡淡的穿过他们,在进入了升降机,和助理说了句,“现在的社会啊,说句真实的话违法么?”

客房里,龙滢已经洗漱完结换好衣裳,她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心神不定的,看着时间。

都已经一个钟头了,贾宝文还没有消息儿,相对比较,蓝子煜表达得镇静多了,他用电脑送出了份邮件,转过头来时,看见龙滢心不在焉的坐在沙发上,走近安抚,“媳妇别急,这办婚配证啊,还需求一点儿时间的。”

她哪有焦急啊,好吧,她是焦急等下该怎么办,贾宝文能办妥吗,并不是焦急和他婚配,蓝子煜,你又误会了吧。

可话到口角她想诠释,却又不知该怎么样张嘴,龙滢此时最忧心的是,民政局婚配,不是需求两人的照片儿么,贾宝文怎么弄这个?

也就在这时,蓝子煜的电话接过来,男子拍了下她的手掌反面,然后平身去接电话,龙滢垂着头将杂志狠狠的攥在手上,她已经清楚是谁打来的电话,是在交代啥事。

过了今日,她的身分就会发生了地覆天翻的变动,大约几十秒后,男子挂断电话,深厚的感情款款的看向沙发上的女人,他朝她伸出手去,只说了一句话,就完全可以证实贾宝文把婚配的事办的如何,“媳妇,我们出去吧。”

升降机门开,龙黎携带面色沉重的江明昊过去,龙正南看见他们禁不住皱起眉,“你们怎么来了?”

“亲家,这事吧,我感到还是所有人在场比较好。”江母说着这话,人已经走到江明昊身边,“儿子,抱歉,一直是母亲误会了你,不想龙滢竟至是这种人。”

江明昊虽不是很明白到底发生了啥,但看这阵势,约略也清楚了他们是来作什么,刚刚在下边碰到贾宝文,他猜测完全不是凑巧相合。

“怎么了?”江明昊问。

江母碍于龙正南的颜面,悄声凑过去在儿子耳旁将整个儿过程说了下。

江明昊越以后听,俊颜益发凝重。

龙正南看着这一切焦头烂额,他们家的事为何江家要出来搅合?他凌厉的视线落在龙黎身上,好像能清楚这件事的主使节。

只是这个女儿,由于身分的关系,他起小儿就故意不怎么高看,这会却和江家攀上了关系,龙正南也不好当面发作。

谁能营救他企业,谁就是最大的元勋。

这件事关系到他龙家的声望名誉,龙正南对龙黎的作法发怒也是不容置疑。

感觉到爸爸不友好的眼神儿,龙黎本能挽起江明昊的手,随即,轻声细语的和江母聊了起来,“伯母,实际上姐姐她……”

听她这一口气儿,是想给龙滢说句好话么?

“黎儿,你无须为滢儿讲话。”江母打断,看她的眼神儿里携带同情爱护,拉起她的手道,“还是你比较乖巧,听话,懂事,伯母之前怠慢了你,你可必须别往心中去。”

这么好的儿媳妇,她当时怎么就没瞧出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