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章
A+ A-

空气一度安静,耳边是余生离开的脚步声和微冷的风声,当童一睁开眼那一刻,眼前一片模糊,眼泪固执的不从瞳孔掉落……

童一心想,她又再次陷入这样一个怪圈,她其实不想再重蹈覆辙那年青葱岁月,一直在误会,伤人伤己。

她不懂为什么她的爱情带给她的酸苦多余甜蜜,不,那些她自以为的甜蜜在他们眼里不过只过眼云烟。

她爱的无能为力,爱的心酸,爱的失去自我,爱的一直在原地踏步。

顿时,眼泪一泄如注,泪自己的心碎,泪自己爱的执迷不悟,泪自己还是逃不过从前。

夜深了,秋风也不留情的吹着,吹走了眼角的泪,却舒缓不了心口那紧绷的痛感。

这一晚终究是不眠之夜。童一暗自神伤游荡着回了家。

这一边,常擎在床上辗转反侧,只要想起她那受伤的神情,心里没来的一阵烦躁,最后还是忍不住打了电话。

“来万豪酒店。”没等童一反应过来,就挂断了电话。

童一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床上睁着眼睛恍惚,一阵电话铃声生生拉她回到现实。

苍白着脸疲倦的赶到酒店,常擎看到童一就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娃娃,不由的一阵火大,就这么委屈,懒得应付他?生硬的拉扯着童一,将她推到床上,当感觉常擎在脱她衣服时,童一没有聚点的眼睛缓缓看向了常擎,微弱的说着:“放了我,我不想做。”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常擎听到这脆弱的声求,看着她红红的眼眶,冰凉的脸,忽然,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不由的呆了呆,停下了动作,像是远离瘟疫般猛然推开了童一。

“怎么了今晚?”常擎不自然的开口。

“没什么。”低着声音躲避回答说着。

“说实话。”看着童一这一副受伤又故作坚强的样子,常擎一下子语气重了不少。

空气一度凝滞,安静了好一会,童一都没有说话,可眼中的眼泪却如断线的珠子,砸在常擎如古井般毫无波澜的瞳孔中,常擎转移眼神,没办法,常擎一把搂住童一,他怕这女人的不间歇的眼泪把床都给哭湿,最后没法睡觉。

毕竟常擎本就不是善于言辞的人,童一感受到强硬的胸膛,可心中却感受到这霸道男人的丝丝安慰,也就矫情的没挣扎。

最后童一的泪水灼热了常擎的胸膛,热热的,湿湿的,童一慢慢哽咽起来,哭声响起。

这女人怎么还在哭?都快赛过孟姜女哭长城了,人家哭丈夫要把长城哭倒,她不知道在哭什么竟然也如此伤心……

常擎捏住童一的下巴,抬起脸,看到那晶莹的泪珠,急急的吻了下去,粗略的吻干了不断滑动的泪珠,哑着声僵硬说到:“是因为比赛结果?”

童一立马摇了摇头,可又点了点头。常擎看到这傻气的反应,微微皱眉。

“有什么就说,不要憋着。”他可没有太多耐心,直接一声冷斥,这女人怎么就这么磨叽,犹犹豫豫的。

童一被常擎这一声吓的停止了抽噎,也不客气到:“我干嘛要告诉你。”哭过的女生十分矫情,童一背过身不理常擎。

常擎这下被弄的下不来台,也悔恨自己干嘛嘴贱要哄她,她能有多大点事,想着也放开童一。

童一一看常擎这样,知道他是想安慰她,也不是故意让他下不了台,慢慢用小手试探的戳戳常擎的后背,“喂,想听一个故事吗?”

常擎保持沉默,没动静。

童一看他这样,知道他没睡,故事就开始娓娓道来。童一讲了她和余生的童年。

“所以不只是关于比赛。”感叹的说着,似是不喜欢这么善妒的自己。

常擎听到这,转过身搂住童一,手臂不断用力,像是要掐断童一的腰。忍着气问道:“你就那么喜欢他?”

“他为我付出过命的代价。”童一没察觉常擎情绪的变化,也没发现自己这么多年的执着可能是余生的出手相救。只以为常擎有疑惑,把常擎当做倾听者,说出那年的意外。

故事说的委婉动听,可常擎越听越火大,在说的过程中,常擎忍不住吐槽,“不矜持,年纪小小就喜欢别人,果然是没妈的孩子。”童一一下就火大,她在讲故事好不好,插话是很不礼貌的。

“怎么那么没用,被打几下,全身都是血?血多的跟血牛似得,不过却没牛壮。”常擎悠悠的嘲讽着。

童一一听,立马用手指去掐常擎腹上的肉。

嘶~一阵疼痛从手指传来,常擎立马握住童一的小手,“哼,自作自受。”正准备查看,童一挣开手,“不用看了,不碍事,我打她的时候她掐的。”

”“下回别告诉别人,你是我常擎的女人,手都保护不好,没用。”

“你……谁稀罕。”

……

对话持续很久,童一发现常擎不仅霸道无情,而且十分毒舌,多半能气死人不偿命。童一把玩着常擎小手指上的尾戒,常擎没有拒绝童一触碰他的小手指。

摸着常擎的小手指,心里疑惑着,她没想到常擎的左手也有一枚尾戒,未免也太巧合了吧,试探着常擎,“你这尾戒应该是黑色的吧。”

常擎的视力即使在很暗的环境下,也能看的很清楚,看到童一那探究的眼神,常擎知道童一在怀疑什么。

可他近期不能告诉她他的身份,直截了当的告诉童一,“我和日鹫有一模一样的尾戒,他是我兄弟。”

童一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亲生兄弟?”

“没脑子?性都不一样。”

童一一下就被怼住了,气的不知道怎么回他,也是,她在他面前不蠢不行。

常擎在入睡之前,迷糊着对常擎说着:“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不那么难过了。”

常擎微扯嘴角,和童一一起入眠。

夜晚,童一听到模模糊糊的喘息声和呢喃声,并且这恼人的声音越来越来越大,童一吵的没办法,朦胧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的夜灯,下意识去看床侧,却发现常擎满头大汗,一脸痛苦挣扎,嘴里一直喊着:“不要,不要~”

童一立马发现不对,担心的推搡着常擎。

常擎一睁眼就看见一张紧张兮兮的小脸,突然心头一动,紧紧抱住了她,童一一时呆住了……

常擎不想承认她有她的特殊之处。是,只要童一陪他睡觉,他就不会整夜整夜的失眠,只要童一跟他做爱,他就不会做这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噩梦。

所以常擎暗自做决定,以后就让她成为床上用品,他个人专享童一迷懵着眼,意识到常擎做噩梦了,于是也就没挣扎这差点要她呼吸的拥抱,任他抱着,两个人就这么抱着睡了一夜。

听说,坐着抱睡会让两颗心靠近一点。

早上,童一很自然的起床洗漱,她已经习惯常擎一大早就走这件事了,她也不想看他真实模样,毕竟是这种契约关系,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跟他说了她的秘密,童一心底是希望常擎是个会倾听的陌生人。

所以不记得脸更好,以后好聚好散。

慢悠悠的整理好自己后,才动身去了日鹫的海天别墅。

在路上,童一无数次心想日鹫会怎么嘲讽死她,所以慢慢去不过是做好心理准备,她怕她受不了日鹫的毒舌,跟上次一样,一个冲动而罢工,所以这次她要准备做个任人摆布的沙包,一句不吭。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