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A+ A-

常擎不断的转动着小指上的简约黑色尾戒,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暴躁忍耐的一种表现。

其实日鹫就是常擎,之所以没以总裁的身份来见童一,是因为时机不成熟,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他要万无一失,不能在关键时候出岔子。之所以童一认不出来他,是因为童一有夜盲症,那几晚灯光较暗,可童一就完全看不见。

“你可以出去了。”日鹫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直接下了逐客令。

童一很迷糊自己说错了什么,为什么就变脸了,探究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日鹫,只见他眉越皱越紧,脸上渐渐不耐烦,只好作罢,可收回眼光之际,看见那枚黑色尾戒戒在阳光下闪耀。

男子带有尾戒意味着单身,并且有一层“不要浪费时间追求我”的含义,而黑色尾戒的含义是:忘记过去。童一疑惑的想着,难道有不为人知,尚未痊愈的情伤?童一摇摇头,她怎么想这么多,未免也太八卦了,没有再犹豫,童一就离开办公室了。

第二天,童一还在床上睡懒觉的时候,就被电话吵醒,说是要快速去碧海云天别墅一号,童一一听是助理岳阳的电话,立马从床上弹跳起来,慌慌张张的收拾好了自己。

看着沿途的风景,发现这是一片别墅区,环境十分优美,适合居住休闲。车速很快,不一会就到了目的地。

很顺利的进入别墅,忽然,一阵悠悠扬扬的乐儿有规律在空中跳动,童一步子缓缓的停了下来,这是她最喜欢的那首曲子,不禁想起那些远去和他一起练琴的岁月,眼眶浮起一片水雾。许是感触太大,内心不断震撼着,童一情不自禁的走了进去。

干净纯粹的晨光打在男子身上,男子分明精致的脸庞在日光下梦幻起来,修长的右手像是带着魔力在黑白琴键上优雅舞动,美中不足的是男子只用一只手在弹,那只带尾戒的手却安静放置在黑白琴键上,安静美好的让人不忍破坏这副画面。突然,琴声戛然而止。

“是谁教你进来不用敲门的习惯的?”冰冷质问着一一。

“怕打扰到你,就没说话。”童一轻轻的解释到。许是他在意敏感她发现他那只右手……,童一聪明的转移眼神,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空气一度安静……

“今天主要干什么呢?”童一好脾气的询问到。

“抄琴谱。”说完就把指着桌几上的样谱。

“就只是抄谱子?”这么好的时间,抄谱子会不会太浪费时间了,抄谱子她是不需要的,她看得懂琴谱。童一很不赞同的看着日鹫。

“抄一百遍,然后给我检查。”不想和她废话,强硬不允许拒绝的姿态,直接就离开了。

没胆的童一很想反抗拒绝,可……唉,还是以和为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最后童一认命的盘坐抄写。

连续好几天,童一都在抄谱子,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出内心想法。

“日大哥,今天是不是该唱歌,指导我练琴了?”童一小心翼翼的提醒着。

“你还不够格。”冷漠的说着。

“你……简直不可理喻。”气的发抖,红着眼睛,受够了,真是受够了,天天抄,抄的不满意就要重抄。

日鹫看着一一一脸委屈的样子,不满控诉的瞪着他,可常擎的心有多硬啊,你的甩手不干,抱怨只会让他认为你的不成熟,不稳中求胜,太急躁。

“不抄就给我滚蛋。”日鹫一句定乾坤,异常冷酷坚定。

“那你能告诉我天天抄,到底有什么用呢?”童一红着眼眶抖着嘴唇质问着。

日鹫寒冽的眼眸射向童一,冷气团团升起。

许久,看着他毫无动静,童一感到无力,气冲冲拿着包,离开了。一路上,越想越生气,嘴里一直嘀嘀咕咕,红着眼抖着手擦不停的眼泪……

可冷静下来后,童一才感到后悔,毕竟是老师,就算再怎么受不了那些刺耳的话语,也不应该撂挑子不干了,童一叹着气拽拽头发,唉,只好明天当面道歉,只希望常擎那边不知道她要罢工。

第二天,童一赶到公司的时候,看见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在议论什么,一个个的表情都那么龙飞凤舞,好像再讲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群八卦小婆娘正式上线。

走近就听见,“新来的那个女的好像跟我们总裁有一腿诶”

“听说长得十分好看”

“能签约公司也是需要代价的”

“哦~陪睡过来的”

女人们七嘴八舌的,一个个露出嫉妒却鄙视的表情。

童一听到这些,不自觉停顿,这是在背后说她的坏话?难道这件事这么快就被大家知道了,果然啊,人不能干一些违背原则的事,否则在哪里任何时候都会被戳着脊梁骨。童一顿时如花败般惨淡,白着脸缓缓走开了。

一上午,童一都在日鹫办公室里六神无主。日鹫有时不在公司,童一就在办公室抄乐谱,做好日鹫交给她的任务,无事就打杂一些小事。中午饭时,童一打完饭就坐在一个人坐着,她的确是耍了一些手段,但她不后悔,也不想听那些女人的明嘲暗讽,她的内心没有强大到无坚不摧,毕竟人言可畏。

“嗨,我能坐在这吗?”生动欢快的声音询问到。

一抬头,看见一个星星眼的可爱女生,让人不自觉感到舒服,童一点点头,继续吃着饭。

“你今天有没有听到同事在议论什么啊?”丽丽自来熟的拉着童一讲话,一脸八卦的样子。

童一愣了一下,放下筷子,还不知怎么做回答的时候。

“新来的那个女生真是太不要脸了,勾引总裁才签约我们公司,真是一只鸡……”

后面怎么骂,童一都听不进去了,原来是过来当面羞辱的,既然要侮辱,何必用这种委婉,笑里藏针的方式呢,直接了当的当面骂着她不就痛快了吗?

“这么不要脸,竟然有个好听的名字,好像是叫,苓歌……”女同事还在滔滔不绝。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