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谈判谈崩了
A+ A-

这个世界上总是不缺少这么一个地方,就是大家都听过,都知道那地方很牛逼,但究竟为何那么牛逼,又都没人讲得出真正的原因。

安东县的花都会所就是这么个地方,里面,唱歌跳舞,洗澡泡脚,一条龙服务,那是应有尽有。

当然,它牛逼的可不是娱乐的花样多,种类齐全,它牛逼的地方在于,每次安督局的清扫行动,它都能成功避过。

据说之前还有不少记者潜伏进去,想将花都会所的内幕曝光,可无一例外的,这些记者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报复最轻的,那也是吊销执照。

于是,坊间把花都会所老板的身份都吹成神仙了,说他人脉,那都通到天上去了。久而久之,再狂的人,进到花都会所,也得乖乖当一条温顺的小绵羊。

再后来,花都会所又衍生出了另一个用途,就是两股势力谈判的绝佳圣地。

想起这些江湖传闻,我又并不是那么害怕了,辉哥和对方约在那儿,重点应该是谈判,不至于像袁琪在电话里说的那么可怕。

想到袁琪,我突然有种更不祥的预感,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一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跟她没关系的姿态,可什么事好像又都掌握在她的手掌之中。

二十分钟后,我赶到了花都会所,接下来,我可无暇顾及韩琳这丫头的安危,我下车让她赶紧离开。

可她比狗皮膏药还要难缠,怎么甩都甩不掉,没办法,我只能带着她一起踏进了神秘的花都会所,刚进去,“哐当”一声。

一个穿着背心,肌肉发达的壮汉直接被人丢了出来,把门边放着的一棵大盆栽都给撞翻了。

仔细一看,这人我在凤凰KTV见过,他是罗叔得力干将中的一员。

这么凶猛的一个人,被打得一时半会都爬不起来了,里面的凶险程度可想而知,瞬间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我赶紧过去把他扶起来:“你还好吧?里面现在什么情况,你老大和辉哥怎么样了?”

“死……死不了……谈判谈崩了,别管我,快去,带小万总走,快……”大汉毫不在乎自己一身伤,我打心眼里敬他是条好汉。

此时,里面已经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打死他,打死他……”

放眼望去,乌压压全是人头,这个大厅可不小,加上楼梯上,二楼护栏边,少说现场也有近两百号人。

我是根本看不到人群中间究竟是怎样一副场景。

辉哥是因为我才让自己陷入危难之中的,我要是还顾虑自己的安危,那我赵诚还是人吗?

当即,我大喊一声:“都特么给我让开,哪个是朱子坤,给我站出来。”

此话一出,四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无数双眼睛齐刷刷朝我看来,面前很快也就让出了一条路。

只是片刻的寂静后,这些人又开始骚动起来,都在质疑我的身份,骂我傻逼,送死来了。

撞着胆子,我朝包围圈中走了进去,韩琳这丫头胆子也挺肥的,这种情况,她还敢跟着我。

不幸中的万幸,到目前为止,辉哥安然无恙,他正坐在中间的圆桌边,手里还摇晃着一杯红酒,悠哉的好像周围的一切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老弟,你怎么来了,正好,坐下陪哥哥我喝几杯。”

辉哥的心是真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摆什么谱啊,刚才人家都说要打死你了。

这会儿,我是真没心情搭理他,时刻警惕着被这些人揍成肉泥。

唉?辉哥不是跟罗叔一块来的吗?怎么不见罗叔?辉哥身后的小弟十个还不到,罗叔好歹也是城西一哥,手下弟兄不至于少得这么可怜吧!

“万鑫辉,搞了半天,你就这点能耐啊!我当你还有什么后招呢,结果就叫了个狗腿子,外带一个丫头片子过来,你想吓死我们啊!”

吴志鹏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他幸灾乐祸走了过来,“万鑫辉啊万鑫辉,今天别说你叫他老弟,你就是叫他爹,他还是个废物,自身难保,更别说把你从这儿带走了。”

此话一出,引起一阵哄笑。

吴志鹏瞪了我一眼,又对坐在辉哥对面的一个男人说道:“坤哥,这傻逼就锦绣一个打杂的,他们锦绣没人了,你可以放开了干。”

我没有见过朱子坤,当他转过脸,我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差点没惊掉下巴。

堂堂城南地下一哥,竟然是个重度白癜风患者,那脸白的,跟殡仪馆里的尸体并无二样。

我还好,韩琳吓得紧紧攥住我的衣袖,还低声说了句:“都病成这样了,还能当老大?”

韩琳的质疑提醒了我,这个朱子坤铁定是个狠角色。

你想啊,他有这么严重的生理缺陷,背后肯定遭受了不少白眼,他这种人,能活成正常人已经算是不错了,而能混到老大的地位,唯一的筹码只能是心狠手辣。

不过,话说回来,他再横,也不过是吴家花钱收买的一条狗。

“吴志鹏,马上竞标的日子就要到了,这个时候你给我整这么一出,是不想要新商圈的项目了是吗?”

眼下,突破口在吴志鹏这儿。

吴志鹏恨的牙都快咬碎了:“少他妈忽悠老子,一推再推,你真当我们吴家怕了你们锦绣了,操!”

突然,他话风又一转,笑呵呵的说:“再说了,你们之间的恩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来这喝口酒,顺便看看热闹而已。”

他这话,是在暗示朱子坤,赶紧动手。

朱子坤一个眼神,几个壮汉朝我围了过来。

韩琳突然冒出一句:“喂,白癜风,想以多欺少啊,要不要点脸,不就是要钱嘛,吴家给了你们多少钱,我们韩家照给,马上给我放人。”

我特么猛的倒吸一口凉气,姑奶奶啊,你咋这么不懂江湖险恶呢?当着他这么多小弟的面,骂他白癜风,就是他想收钱了事,这下也没脸收啊!

果然,朱子坤那么煞白的脸上,此刻也能看出乌云密布。

好在吴志鹏这会儿又忍不住装了一下逼,他切声道:“切,找死呢不是,我说韩琳,你什么时候沦落到跟这种垃圾混在一起了,我看你还是过来陪我喝喝酒,看看戏吧!”

朱子坤当是吴志鹏在替她说情,只好把怒气咽了回去。

他撇了一眼韩琳:“这没你什么事,不想你老子来捞你,就给我滚一边去。”

然后,他直勾勾的看着我,好像在说,你小子命是真大,那样都没有把你给打死。

果然,他阴阴一笑:“捡回一条命,怎么也不知道多珍惜几天,我没去找你,你反而主动送上门来了。”

怕,显然是没什么屁用了。打,我这一身伤,能正常站着都不错了。拼,那就更别提了。

自我总结了一下,横竖,我就是一个死。

“朱子坤,车库偷袭,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想要我的命,就该光明正大的来,有种的话,我们两,单挑,你敢吗?”我掷地有声的挑衅道。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