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不揭穿他,但挑衅他
A+ A-

改天我真的要问问罗叔,到底给我喝的是什么酒,才几分钟的车程,我就越发的头晕目眩了,下车,脚打飘。

汪家并非电梯房,虽说三楼不算高,但韩琳这种娇生惯养的主,平时做的最重的活,就是拎自己包包,能把我架到三楼,我已经很佩服她了。

汪家人以为把我给震住了,一家人睡得那叫一个香,咚咚咚,我拍了好久的门,徐桂云才骂骂咧咧的来开门。

“赵诚,没完没了是吧?还带个婊子来。”

徐桂云一看到我,就挂上臭脸,还把扶着我,一手撑在墙上,正大口喘气的韩琳当成是出来卖的,马上韩琳就怒骂道:“你他妈才是婊子,你全家都是婊子。”

也是,今天她没能要回竞标权,还差点栽在罗叔手里,已经是一肚子气没地方撒了,徐桂云撞到她枪口,活该被她骂。

“韩琳?不好意思,阿姨不知道是你,可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啊,你还,还穿成这样。”徐桂云上下打量着韩琳。

她穿的是吊带晚礼服,刚刚上楼的时候跌跌撞撞,两边吊带都滑到了肩膀下面,累够呛的她一时半会也顾不上形象了,看起来确实挺像那啥的。

“韩琳?你……你们……韩琳,这怎么回事啊?他,他没把你怎么样吧?”汪紫玲这时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紧跟在她身后的是汪紫晴:“姐,琳琳现在跟他……”

汪紫晴的话还没说完,汪紫玲就自以为事的抢过去说:“琳琳,不会吧?你年纪轻轻的,又是千金大小姐,你怎么会看上这个老男人?”

“姐……”汪紫晴明显是想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可这泼妇,无视汪紫晴,抢着说:“以前他是我老公,他有多恶心我最清楚,听姐姐一句劝,赶紧把他给甩了……”

汪紫晴重重推了她一把。

“紫晴,你干嘛?我又没说错,我也是为了你闺蜜好,话虽不好听,可我也是一番好意啊!”

汪紫玲说的比唱的好听,可我清楚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是被她抛弃的废物,我再找的对象只能比她差,绝不能比她强。

韩琳比她年轻,比她漂亮,又比她有钱,她当然不爽,当然要竭尽所能,不惜一切代价的搞破坏。

“汪紫玲,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汪紫晴眉目紧皱。

徐桂云又来了一句:“紫晴,你姐姐说的没错啊,他这种恶心的人,怎么配得上韩琳这样的千金大小姐。”

“妈,我是想说人家韩琳现在跟他有项目上的往来,你们怎么回事吗?琳琳,对不起,最近我们全家都快被债务给逼疯了,你别往心里去。”

我刚觉得,汪紫晴算是她们三个女人中,脑子最好使的一个,结果她马上又补充道,“不过琳琳,这男人确实挺恶心的,就上次在胜利路,我一出烤鱼店,就看见他跟我男朋友的小妈鬼混在了一起。”

大半夜来这,目的很纯粹,修理他们。

罗叔啊罗叔,你这酒把我给害惨了,难受的我一个字也不想多说,硬是又被这群小人给恶心了一顿。

“嗷……”

哗啦,一口直接往门内三人身上吐去,又酸又臭的粘液飞溅了她们一身。

“哎呀!”

“哎呀!”

“哎呀!”

母女三人嫌弃的惊呼着,连连后退。

“赵哥,赵哥……你,你没事吧!”韩琳拍着我的后背。

“赵诚,你给我滚!”徐桂云怒吼道。

韩琳扫了她们一眼,替我打抱不平道:“就是个陌生人,人家也会帮一把,我现在才看清,你们家原来是这种人,赵哥,走,我给你开个房去。”

“滚滚滚,恶心死了,大晚上把我明天的心情就给破坏了,赶紧给我死远点。”徐桂云已经跑到茶几那边去抽纸巾擦身上。

吐了一口,好了很多,我一步跨进门内,韩琳不知道我干嘛,就急匆匆的跟了进来。

我躲在地上,手往嘴里一扣,嗷嗷嗷,吐了一大摊,然后站起身,长长的吐了口气:“哇,舒服多了。”

“赵诚,你……你……”徐桂云气得身子打抖。

是啊,以前我吃个饭,别说是掉一滴菜汤在地上,就是掉了一粒饭,她都会黑着脸凶我:你是怎么吃的?掉了一地都是,我不难打扫的嘛?你在家也是这样的吗?你们农村自建房不用拖地,我这可是商品房。

骂完我,她继续拖,一边拖,一边还要讽刺我:吃饭一点品相都没有,不知道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

每次,她都故意在我吃饭时拖地,把我赶到阳台上去吃。

后来我自觉去阳台吃,她又不拖地了,又跑到阳台上去洗衣服,洗袜子,洗这洗那,没东西洗了,她就不停洗手,然后不停的说:让一下,让开,让让行吗?

把阳台的玻璃门甩的砰砰响,念叨着一句话:碍手碍脚!

说白了,她就是故意给我找不痛快。

今天,我只是还给她而已,她激动个什么劲!

“徐桂云,闭上你的臭嘴,你还活在梦里吧?这套房有一半是我的,我在我家吐,关你屁、事?”我指着他,都快碰到她鼻子了。

我心说,再给我逼逼,我就抽你。

徐桂云吓的面色铁青,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我转了一圈,嘚瑟道:“还有啊,房子一人一半,你们家四个住在这儿,算怎么回事?要么,你们搬出三个,要么,明天我也安排四个人过来住。”

母女三人这就又成白痴了。

“我就不明白,你们怎么就,怎么就这么贱呢?啊?还特么威胁我,来,发,发,现在就把照片发给吴道生,我就在这等着,行吧,你要是不发,你们全家就都是龟孙子。”

激动的我头上的结痂都裂开了,一阵阵的微痛,可是我心里,那叫一个:舒服!

见三个女人对付不了我,汪有良这才一边批着外套,一边慢悠悠的走过来:“你们在吵什么呢?吃了安眠药都被你们给吵醒了。”

明摆着,他是装聋作哑,来唱红脸的,我也不揭穿他。

“哟,阿诚,你怎么喝这么多,快,还愣着干嘛,打盆热水过来啊,另外泡杯姜茶,让阿诚醒醒酒,琳琳,你也坐。”

汪有良这个假好人,做的够可以的嘛。

三个女人很听话的,乖乖照做,热水打来了,姜茶泡来了,放在茶几上,摆在我面前。

“捏水啊,阿诚都醉成这样了。”汪有良催促道。

“我去拖地。”徐桂云第一个溜了。

“我去帮妈拖地。”汪紫晴也溜了。

汪紫玲刚想开口,汪有良不给她机会,对她一放脸道:“人家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你们虽然离婚了,但毕竟之前夫妻一场,阿诚醉成这样,你理应照顾他。”

她板着个脸,弯身去盆里捏毛巾。

我把脚一抬,一踹,脸盆飞了出去,水泼了一地,正好把我吐的一大摊给冲开了,散落得满客厅都是。

还没完,我抓起那杯姜茶,狠狠摔在地上,“当啷”一声,把置身事外的韩琳都给吓了一跳。

做完这两件事,我笑着看向汪有良。

我不揭穿他,但不代表我不挑衅他,看他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