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又要请吃饭,嫌没被羞辱够?
A+ A-

而更让郑彪感到震惊的是,吴志鹏想出手打我,却被吴道生给拦住了。

“啪!”吴道生还狠狠扇了他那傻儿子一巴掌。

吴志鹏捂着脸,别提有多憋屈了,他不服气道:“爸,你不是怕了万鑫辉吧?至于吗?这里可是我们吴家的天下,不就要个合作,明天我就直接带人去逼他签,不签手给他剁了。”

“闭嘴,没出息的玩意,给我惹的麻烦还嫌少是吧?跟锦绣的合作没谈下来之前,你要再敢给我惹事,我就送你去见你妈,还不给我滚回车上去。”

吴道生气得不行,李所长赶紧在一旁说好听的灭火。

吴道生长长叹了口气,视线重新落向我。

他冲我冷笑一声,寒意逼人道:“年轻人,骨头硬没用的,这次算你运气好,再有下次,我要你下半辈子坐、轮、椅!”

后脚,他跟他那傻儿子一起上了车。

“老吴,我跟你儿子八字不合,你们先走吧,我自己打车回去。”袁琪说着,跳下车。

商务车开出安督所大院,袁琪一双手操在怀里,绕着我转了一圈,笑嘻嘻道:“英雄出少年啊,喂,胖子,这事在安东县,是不是头一回啊?”

郑彪也不停上下打量我,夸张道:“何止是头一回,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我不耐烦道:“彩虹屁吹了吗?我可以走了吧?”

当着美女的面,郑彪老脸一红,一边给我解着***,一边骂骂咧咧道:“我说你小子,有锦绣老板做靠山也不早点说,这不是浪费我表情嘛,不过,这种事别再犯了,拿法律当儿戏,可要不得。”

我甩了甩有些麻痹的手,实在搞不懂,他这种人怎么还有脸谈法律?不想跟他浪费唇舌,掉头就走。

“喂,等等我,喂……”袁琪在后面追我。

这少妇看起来大大咧咧,但直觉告诉我,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再加上她是吴道生的嫩妻,我更不愿招惹她。

赶紧,我拦下一辆出租车避开她。

路上,我给辉哥打电话报了平安,顺便问他这件事是怎么摆平的。

辉哥沮丧道:“没办法,分一部分项目给他啰。”

“什么?”我惊呼道,“合同签了吗?辉哥你咋能……”

“得得得,你先别激动,我只是口头答应而已,最终能不能成,还得看他的造化呢,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没这个造化。”

听到辉哥没正型的跟我开玩笑,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简单洗漱一番,正准备关灯睡觉,收到汪紫晴发来的一条消息,说是明天中午请我吃饭。

今天是姐姐请,明天轮到妹妹请了。

看了我都想笑,怎么地,这是嫌今天在她家还没砸够?还是又想到什么新花样了?又或者是想替她未婚夫吴志鹏出头?

总之,随便吧,反正现在对我而言,碾碎汪家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第二天一到公司,辉哥就对我左瞧瞧,右看看。

“辉哥,我没事,放心吧!”

“没事就好,对了,待会滨江地产要来跟我们谈合作,算是你们当地的老牌子了,你觉得跟滨江合作怎么样?”

滨江地产何止是老牌子,若不是吴家凭关系横插一脚,滨江铁定是我们安东县的地产龙头,当年徐桂云就逼得我非要买滨江首府的房子才甘心。

平心而论,若是非要找个合作伙伴,滨江地产确实是个值得考虑的对向,但做生意,更看重的还是利益分配的问题。

除了滨江和天赐,目前还有御景和九阳两家公司也在积极跟我们洽谈,究竟花落谁家,由我们说了算。

“滨江可以考虑,可天赐那边辉哥已经许诺他了,吴道生要是知道我们耍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我道。

主要,还是担心吴道生动用非法手段,他在安东县经营这么多年,关系网绝对不容小觑。

辉哥脸一沉:“糟糕。”

“怎么了,辉哥?”我以为出什么大事,他忘记告诉我了,急问道。

“老弟,哥哥我好像得了健忘症了。”

辉哥一本正经道,“我咋记不起来有这么回事了?许诺他了吗?什么时候的事啊?老弟,哥哥我才刚过完30岁生气呢,就他妈老成这样了吗?”

“呃……”我竟无言以对。

桌上的电话响了,秘书告诉辉哥,滨江老总韩光荣到了,除了韩光荣,随行的还有一个短发妹子。

隐隐的,我总觉得这妹子我在哪里见过。

“赵诚?”妹子指着我。

想起来了,她叫韩琳,是汪紫晴的好闺蜜,之前汪紫晴经常带她回家玩,之所以一下没认出来,是因为女大十八变。

昔日那个清纯的高中生现如今已完全长开了,除了漂亮之外,还多了几分成熟女性的韵味,自然这女人也属于嫌贫爱富的那种。

不过她在我面前高傲不到哪里去,因为曾经她被我看光过。

有一次晚上,她来家里跟汪紫晴睡,我不知道,下班回来也已经很晚了,以为大家都睡了,我被一泡尿憋了一路,回来直接往厕所冲。

开门,一按灯,就见她刚上完厕所起身,当时把我吓的够呛,生怕她叫,好在她不好意思叫。

更重要的是,我发现她并非在上厕所,而是在解决青春期的生理问题。

“哟,你们认识?”辉哥奇了怪了,怎么来一个谈合作的,我就认识一个。

“不熟。”韩琳抢话道。

辉哥也是喜欢挑事的,明明看出她对我是那般的不屑,还故意接话道:“我还以为你们以前有过一段呢,哈哈哈!”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跟这种人有什么,小万总,你还不知道吧,这家伙猥琐的很,之前我去我闺蜜家,他竟然偷窥我上厕所。”

她这是先入为主,料定我这种毫无背景的乡巴佬即便是在大公司上班,顶多也就是个小跟班,所以才敢这么毫无顾忌的羞辱我。

可明明是他自己急着做坏事忘了锁门,还在这恶人先告状。

“小万总,你们公司怎么连这种人也招。”韩琳不依不饶,白了我一眼。

我心说,这女人情商也太他妈低了吧,就算我真是这种人,那也轮不到她在这指手画脚吧?

果然,辉哥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