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A+ A-

这个少妇,我并不认识,显然她也不是为了救我而来。

看到她们母女三人记恨的眼神,尤其是汪紫晴,都恨不得要把她撕烂,我猜她多半是吴志鹏的女人。

这样的话,那就太特么有意思了,狗咬狗一地鸡毛,哈哈哈哈!

但我还是猜错了。

“你来这做什么?穿成这样,丢人现眼。”吴志鹏非常嫌弃而厌恶的说道。

少妇展开双手,转了一圈:“穿这样怎么了?你爸就喜欢看我穿这样,我觉得子承父业,你也应该喜欢的,不过你喜欢没用,我可是你继母。”

说着,少妇还冲吴志鹏抛了个眉眼,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

搞半天,这少妇原来是吴志鹏的继母,有钱就是好,吴应华都年过半百了,还能娶个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做老婆。

只是,她这个少妇老婆似乎很不安分啊!

“无耻!”汪紫晴狠狠剜了少妇一眼。

少妇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引以为傲的呵呵呵笑道:“紫晴啊,等你嫁到我们家,你得管我叫妈,你得对我有敬畏之心,不然,我这个婆婆可不会让你好过到哪儿去。”

“亲家母,哎哟,几天不见,你好像又老了不少,你看看你脸上的疙瘩,都跟尸斑似的,改天带你去做个保养怎么样?不过基本也是浪费钱。”少妇捂着嘴,又咯咯咯笑起来。

摆明了,她是存心故意在挑衅,硬是要给他们找不痛快,徐桂云一张脸阴沉沉的,不爽却又不敢顶撞。

“袁琪,你别太过分了,我们家又没招你又没惹你,你干嘛处处针对我们家?你有病吧?”汪紫晴都快气炸了。

“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虽然不要脸,但还是蛮有正义感的,就想替这个帅哥打抱不平一回。”袁琪回头冲我一乐,虽然初次相见,但我对她的印象好极了

“再说了,指不定以后我们家也得退货,于公于私,我都得帮他不是。”

袁琪继续唯恐天下不乱的说着,她看到吴志鹏那吃人般的眼神,又是一阵好笑,“儿子啊,天下父母心,继母也是为你好,要恨你就恨我吧,哎呀,母爱真是伟大呢!”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女人就是怎么痛快怎么来,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唯一的动机就是,要他们不痛快。

我脑补着这女人跟吴家的关系,她嫁给吴应华那老家伙,肯定没少遭人白眼,被人唾弃,尤其是身边这些人,天天在背后说她坏话,日日咒她不得好死。

于是,她就以牙还牙,而且还变本加厉,光明正大去羞辱这群王八蛋,不为别的,就是图个报复后的爽!

突然,我特别羡慕她的洒脱与胆大,要是以前,我也能像她这样敢爱敢恨多好,我为什么总想着“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做人不能太过”,“毕竟亲戚一场”等等等等,这样的歪理?

人家都特么的当你狗屎不如了,你还要去幻想总有一天他们会被感动,会重新当你是个人。

跟这种眼里只有钱的人,你去奢望感情,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不是自讨没趣是什么?不是活该是什么?

好在,我明白的也不算太晚。

“袁琪,我爸迟早有一天会把你给玩腻,就算你本事再大,能勾引他一辈子,那他也会老的,以后吴家我说了算,死都死不掉,所以你给我掂量着点,我不想看到你,马上给我滚。”吴志鹏指向门口。

“呀,儿子,你怎么还威胁起你妈来了,这话要是让你爸知道,你的信用卡会被停,车子会被没收,公司的权力会被收回……”

她一抬眼,“还有啊,我在考虑给你舔个弟弟,到时候顶替你的位置,继承吴家财产,哎呀,你瞧我,这一高兴,怎么还把心里话都给说出来了呢。”

吴志鹏脸上青一阵紫一阵,气得就差吐血了,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就叫他妈的一物降一物啊!痛快。

“袁琪,你怎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汪紫晴咬牙切齿道。

也是,触及到她的利益了,要是吴志鹏被扫地出门,那她嫁给吴志鹏将变得毫无意义,亏大了。

袁琪可不会跟她客气,走过去,一个巴掌就甩在她脸上,“啪”,打得汪紫晴双眼通红。

徐桂云和汪紫玲就那样看着,没办法,她们欺软怕硬,欺善怕恶,欺穷怕富,根本不敢得罪袁琪分毫。

“唉……我真是不想动怒,你看,打了你又脏了我的手了不是。”她唉声叹气,一双洁净的手相互拍了拍。

“志鹏,她,她,她打我。”汪紫晴捂着脸,委屈巴巴跑到吴志鹏面前哭诉。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习惯就好,等你嫁到我们家来,这还不是家常便饭的事,切。”

袁琪冷冷切了一声,“况且,我儿子很孝顺的,至少在我没有失宠之前,他不敢有一丝一毫忤逆我,向他告状,有个屁用,儿子,你说是不?”

吴志鹏攥紧拳头,瞪她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袁琪却还嫌不够,乐呵呵道:“儿子,为娘就喜欢看你这幅恨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帅呆了,酷毙了,呵呵呵!”

她又笑了个胸口此起彼伏。

戏弄完他们一番后,袁琪这才说出真正的来意,她是奉了吴应华的令来制止吴志鹏不要掺和这件事的。

因为法院一把手亲自给吴应华打了电话,这个官司必须让我胜诉。

当然并非因为我在锦绣集团副总的身份,而是因为我特意在诉讼书中提出了这么个问题:六年前,我跟汪紫玲分居还不到两年,这婚是怎么单方面离的,为什么我一直都毫不知情?

他们害怕我狗急跳墙,把事情闹大捅给媒体,他们怕暗箱操作被调查,他们怕面临意想不到的损失,那就只能弃车保帅,满足我要回18万的彩礼。

可怜,汪家人还蒙在鼓里,还在为调解不了了之而沾沾自喜,可就在她们以为又一次把我给摁在地上碾压,准备离开时,强制执行命令便送到了她们手里。

“返还18万,并赔偿7万元精神损失费?这,这……法官大人,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徐桂云大惊失色。

根本没人搭理她。

“我看看。”

汪紫玲一把抢过执行单,汪紫晴也凑过去一探究竟,三个女人直接傻眼。

“执行令上指定三天内付清,不过念在曾经亲戚一场,我多给你们一点时间,就一个星期吧。”我咧嘴一笑,不想再多看他们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临走时,我还特意看了看一旁的袁琪和吴志鹏,袁琪冲我露着潜潜的笑,即意味深长,又勾人心魂,这个少妇,太有意思了。

而吴志鹏,不但装逼失败,还丢脸丢到家,那表情可想而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