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给我腾个房间,我要来睡
A+ A-

带着一肚子气来到汪家,我抬手就“砰砰砰”的砸门。

开门的是徐桂云:“我说谁这么没素质,原来是你啊!”

我没搭理他,往里面扫了一眼,汪紫玲和汪紫晴姐妹俩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吃着零食看着电视。

这两个女人简直懒得出奇,而且还懒得理直气壮,因为她们天天挂在嘴边的是,要考老师,要考事业单位,要考公务员……

无时无刻不沉浸在吃皇粮的美梦中。

这边还没考上,那边就开始以有单位的身份自居了,看不起这个,瞧不上那个。汪紫玲都考了多少年了,都快三十岁了,至今还在家啃老。

她妹妹汪紫晴就更异想天开了,总是幻想着等嫁进吴家后,以吴家的人脉关系,她根本就不用考,分分钟能把她安排到官途上去。

当然,两人皆是继承了徐桂云的“优良传统”,徐桂云不上班,不赚钱的理由一成不变,为了两个女儿。

我记得有一次,我刚好碰到徐桂云在楼下跟几个大妈在那聊天,大家都羡慕她不用上班,她得意的说,大女儿在备考公务员,小女儿马上要读大学了,之后也要考公务员,所以她想上班也上不了,得为两个女儿保驾护航。

却不知,周围邻居背地里对她的评价皆是,眼高手低,好吃懒做,还臭不要脸找一大堆冠冕堂皇的借口。

就这样靠着开了个破成人用品店,过着结结巴巴生活的一家人,我都不知道她哪儿来的勇气,哪儿有资格看不起我乡下父母。

“妈,别再让这个恶心的男人踏进我们家了。”汪紫玲的声音拉回我的思绪。

汪紫晴接话道:“是啊,妈,快把他哄走,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一把年纪了,还搞跟我这个岁数的人。”

我心说,她们三个,不会是脑子烧坏了吧?这是又找到谁来给她们撑腰了?敢他妈用这种态度和语气跟我说话。

徐桂云底气十足道:“听见没有,这里没人愿意看到你,虽然你已经撤销了索赔,但光是道歉没用,我们不接受,精神损失费不赔,这件事就不可能完,以后走在街上都得给我注意着点。”

听得我想笑的不行,她们竟然又先入为主了,以为我怕了,撤销了索赔。不仅如此,她们还以为我怕再被人收拾,所以还特地跑来给她们赔罪道歉。

“徐桂云,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我看你是不知道的,你的两个傻女儿一定也不知道,因为你们一家人每天都活在梦里。”

我摇摇头,笑了一阵,脸一黑:“从今天开始,我要正式搬到我这个新家来住,赶紧把这个家的备份钥匙给我一份,所有房间的钥匙我都要。”

我说着,往里走。

徐桂云不放,死死堵在门口:“赵诚,你……你等等,难道说,你……你还没撤销索赔?”

“到底是我傻逼,还是你们白痴啊?我怎么可能撤销呢?”就她们这智商,我都有点替她们着急。

徐桂云马上转过头去问她们姐妹俩:“紫玲,紫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已经被志鹏给收拾的服服帖帖了吗?”

“妈,他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先拦着他,我这就给志鹏打电话。”汪紫晴气急败坏掏出手机打了过去。

为了提前让我惶恐,她还特意开了免提。

很快,对面接了:“喂,志鹏啊,赵诚那傻逼他……他又来我家里闹事了,我知道你还下不了床,但你赶紧派些人过来。”

说完,汪紫晴看向我,暗示我,等死吧!

汪紫玲也走过来,对我说:“赵诚,住院还没住够啊?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你咋就不懂珍惜呢?活着不好吗?不是我吓唬你,我未来妹夫捏死你,真的就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两样。”

两人装逼的劲头刚起来,岂料,吴志鹏结结巴巴道:“喂?啊……喂?你说什么?我这里信号不太好,喂?”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5G都炒得沸沸扬扬了,他还在那装信号不好,要不要这么假?

以我估计,肯定是吴道生再三叮嘱了他这傻儿子,刚刚闹出人命,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尤其是因为汪紫晴那一家垃圾得罪我们锦绣。

别说在这个节骨眼上,吴家不敢乱来,就是他吴道生亲自带一批人过来,我又何惧之有呢?

汪紫晴傻乎乎,竟然又重复了一遍。只不过,这一次她没脸再与我对视了,她又不傻,当然也听出了吴志鹏是在装的。

她只是下不来台了,硬着头皮得继续装。

结果,只会更加丢人现眼,吴志鹏直接挂断了电话。

还死不悔改,还威胁我,操!

此刻,我不仅怒从心头起,还有点恶向胆边生:“起开吧。”

我一把推过去。

徐桂云撞在门上,门撞在墙上,砰一声巨响。

“啊,你……赵诚,你敢推我?”徐桂云惊呼道,姐妹俩迅速搀扶住她。

“备份钥匙呢?给还是不给。”

我不想跟她们废话,咄咄逼人,横眉竖眼扫过她们三人。

见我动真格的,三人又死相了,前几次,我都没怎么跟她们较真,但这次我必须给她们好好长长记性。

我轻车熟路,跑进厨房,从厨柜最右边的柜子里取出一把榔头,随后气势汹汹径直朝她们三个冲过去。

“哎呀,干嘛……干嘛,赵诚你想干嘛,你疯了吧?你……你别乱来……”徐桂云慌得一批,三个人一起紧紧拥在一起往门后缩。

我锤起锤落,哐当,打在门把手上。

三个女人怕死的闭上眼,还以为我要捶死她们。

“哼,放心,杀了你们,我嫌脏了我的手。”

说完,我继续砸门,砸完客厅的,砸房间的,连厕所的我也不放过,把所有的门锁通通砸了个稀巴烂。

三个女人是即不敢上来阻拦,又不好意思大吵大闹,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一家人,可是很担心被同小区的人笑话的。

却不知,周边所有人,早就把她们一家定性为超虚伪的大傻逼了。

砸完,我把锤子往地上一扔,拍拍手,说:“备份钥匙都没有,什么破锁嘛,免费给你砸了,记得赶紧找人来装,最近安东县可是不怎么太平,小心晚上家里来什么不速之客。”

我强调道:“还有,给我腾个房间,今天晚上我要过来睡,可要给我记住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