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现在我命令你,把人撤走
A+ A-

“朱子坤,你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啊,你收了吴家人的钱,犯不着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吧?”罗叔给予他最后的警告。

朱子坤总算是硬气了一回,强硬道:“进来了,你就别想给我出去,今天我们两个,只有一个能活着离开,关门。”

嘎吱一声,大门被朱子坤的人推上,一瞬间,我们又成了瓮中之鳖。他的两百号兄弟见自己老大一直被碾压,心里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此刻变得兴奋而躁动起来。

朱子坤一方士气大增,吴志鹏见状,又嘚瑟了起来,对着我嘿嘿一笑,暗示我,今天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我。

场面就快要乱成一锅粥了,我急的额头直冒冷汗,可罗叔和辉哥两个人依旧不以为然,他们莫不是还有后招?

“想好了?”辉哥很嚣张地问了一句。

我心说,辉哥啊,有杀手锏就赶紧使出来吧,还装啥逼哟,实在不行,赶紧叫外面那波人冲进来啊!

“万鑫辉,这特么是你自找的,口出狂言,谈不拢就开干,让我把兄弟都给召齐,现在就是你自食恶果的时候到了。”

朱子坤一咬牙,“给我打。”

这时,罗叔拉高声音,说了一番没头没尾的话,他道:“城南三家油条厂,五家米粉厂,你都不想要了是吧?”

这看似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却让朱子坤大惊失色。

我虽然不在道上走,可常言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安东县的早餐以汤粉加油条为主,每一年卖出的米粉和油条加起来不知道绕地球多少圈了。

于是,这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产业链,却成了地下势力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他们在自己的地盘内,死死的控制这些米粉和油条制造商。

每卖出一斤米粉,他们抽成一块钱,每卖出一根油条,他们抽成两毛钱,按照安东县接近150万的人口基数来算,这笔小抽成利润是相当可观的。

而在控制米粉和油条市场方面,朱子坤更是做到了极致,他在他控制的城南区,跟几个大制造商勾结,把那些自家成立的小作坊灭了个干干净净,从而获得更高昂的提成。

可以说,朱子坤能在地下市场,几十年屹立不倒,其主要活动资金就是来源于此,当然,也远不止于此。

罗叔这话,显然是扼住了朱子坤的经济命脉。果然,朱子坤一抬手叫停手下,不敢轻举妄动。

他问道:“罗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罗叔呵呵一笑,没有回答,继续说着只有朱子坤听得懂的话:“南岸码头,两个大型砂石场,以及南山的那条煤矿,你一样也是不要的啰?”

朱子坤拳头捏的是嘎嘎响:“罗裘,你用不着激我,就凭你,想一次吞并我所有的地盘,你有那么大能耐吗?”

这时,辉哥忍不住上前接话:“本来是没有,可你的人不都调到这儿来装逼了嘛,罗叔一琢磨,不捡白不捡,那么肥的场子,平时可是盼都盼不来的,哈哈哈哈……”

说着,辉哥还把屁股对着朱子坤,拍了两下,狂的那个样,连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调虎离山,王八蛋,你们敢阴我。”朱子坤捏的拳头嘎嘎响,“万鑫辉,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一伙人直接朝辉哥扑去,单挑,在场恐怕没一个是辉哥的对手,可一起上,辉哥马上落了下风,被围殴了。

看到辉哥被七八个大汉揍,我跟罗叔急得不行,可辉哥还在那喋喋不休:“我去,不按套路出牌,好歹也得先求我放你们一马吧。”

我是真醉了!辉哥活脱脱就一逗逼。

终于动手了,朱子坤的这般兄弟跟打了鸡血似的,但人又实在是太多,空间有限,本来很暴力的一场打抖,变成了你推我,我怂你,了不起挥舞几下拳头。

郑彪和七八个安督员竭力想要制止,苦口婆心劝说着,可声音直接被埋没,这些人也不管他们是安督员了,顺带着一起揍。

场面乱得那叫一个阿弥陀佛。

本来我想挤过去救辉哥,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我身边还有韩琳。

要说韩琳这丫头,我现在还忙佩服她的,她直接脱了高跟鞋,谁上来,她就用恨天高的鞋根使命的往对方头上,脸上一顿乱砸。

乱哄哄撕打了差不多有五六分钟的样子,透过人缝,我看到辉哥已经被那边的大汉给控制住了,两个人抓住他的手,两个人抱住他的脚,还有一个人扯住他的头发。

朱子坤则从腰间拔出匕首,他要捅辉哥,我大叫一声:“罗叔,快,救辉哥。”

罗叔好不到哪儿去,被几个人缠着,分身乏术。

“妈的,朱子坤,你敢动小万总一根毛,我特么灭你全家,我们的人呢?怎么还没杀进来,都特么平时吃撑了是吧!”

罗叔也没想到情况会严重到这个地步,以他对朱子坤的了解,已经病成这样了,肯定会选择求财不求气的。

说来说去,都是吴志鹏在一旁添油加醋,这会儿,那孙子正坐在人群外看戏,还喝几口酒来助兴。

其实这时,罗叔的人已经破门而入了,只是门口那地方,就像古代领军打战时,兵家必争的咽喉要道,它易守难攻啊!罗叔的兄弟一时半会是真打不进来。

眼看,朱子坤手里明晃晃的匕首就要刺入辉哥肚皮,突然,“砰!”一声巨响。

天空中冒出一缕青烟,所有人不约而同停了下来,顺着青烟往下看,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郑彪那只肥胖的手举得老高。

他捏着抢,气喘吁吁道:“你们这些人,还真是目无王法了,朱子坤,现在我命令你,把刀给我放下,人给我撤走。”

话音未落,对着天空的枪口此时已经顶在了朱子坤额头上。

也不知是刚刚打斗用了力气,还是硬生生被枪给吓的,朱子坤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刀尖已经顶在了辉哥的肚子上,可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郑彪,拿把破枪吓唬谁呢?你要是敢开枪,老子跟你姓郑。”吴志鹏吆喝了一声。

我就看到朱子坤撇了他一眼,这会儿,朱子坤肯定在内心干吴志鹏全家,现在被枪顶着脑袋的可不是他吴志鹏,拿他朱子坤的命在那耍横,他不恼火才怪。

“我可不想收你这么个混账儿子。”

郑彪先呵呵一笑,回了吴志鹏一句,然后正色对朱子坤道:“是接受我的提议呢?还是赌我的枪里没有子弹呢?”

郑彪也挺贱的,刚才明明开了一枪,还戏弄人家。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