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能打进来再说
A+ A-

我正狐疑郑彪这番话是几个意思,他的一个手下就跑出去放人了,到底是谁被郑彪给堵在门外了。

不一会儿,门外开始骚动起来,听声音好像来了很多人。

“妈的,我说我的人马怎么还没到,原来是被死胖子给堵在外面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辉哥站到了我旁边,他嘿嘿对我笑着,小声在我耳边说道,“老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待会别跟我客气,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看哪个不顺眼,就给我往死里收拾。”

操!

我心里只有这个字,我无语道:“辉哥,原来你有后招啊,那你怎么不早说,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要是早说,那就没效果了。”辉哥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

这时,外面有一波人气势汹汹的挤了进来。谁挡道,开路人骂一个“滚”字,就直接把他推开。

透过人与人之间的缝隙,我隐约看到,从门口到外面马路上,全是壮汉,莫不是安东县的地下势力全体出动了。

正当我猜测,辉哥到底请了哪尊大佛过来时,人群中,一个光头晃悠晃悠出现在我眼前,我去,是罗叔。

“这里已经被我给包围了,识相的话,赶紧给我放人。”

老远,罗叔霸气十足冲我们这边放话。

“妈的,这不是诚西的死光头嘛,朱子坤,你什么时候把他给招惹过来了。”吴志鹏懊恼的质问朱子坤。

朱子坤一张脸阴沉沉的,很不爽的怼了回去:“你问我,我还问你呢,你不是说他们两个在这儿没靠山嘛,怎么光头会来保他。”

朱子坤明显害怕了。

历年来,四股势力都相安无事,有事,顶多也是小摩小擦,可今天这阵仗,想不火拼都不行,而火拼,是需要勇气的。

况且,朱子坤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想摆个场面,虽然带了两百多号兄弟过来,可大多都是充数好看的。

罗叔就不一样了,完全是有备而来。

“哎呀,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你先想办法给我顶着,我得先撤。”吴志鹏见大事不妙,慌忙将合同塞进公文袋,不管不顾,就想从后门开溜。

“想走?龟孙子,你给我站住?”辉哥可时刻注意着吴志鹏,吴志鹏前脚刚跑,辉哥后脚就追了上去,一跳,一扑,把吴志鹏给摁爬在地。

两个人围绕着公文包,你抢我夺,打得非常激烈。

辉哥可是玩实战拳击的,吴志鹏花拳绣腿的跆拳道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没一会儿,吴志鹏就扛不住了,慌忙大喊:“朱子坤,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帮忙。”

这边,朱子坤得忙着应付罗叔,哪里还有空搭理他。

以我估计,朱子坤也不想管他了,没出事,他就在这指手画脚,一有事就自己先溜,哪儿有这种道理。

吴志鹏求救失败不说,在他开口说话的空挡,脸上又吃了辉哥好几拳,如果我眼睛没问题,他脑袋旁边那两个白色颗粒,应该是被辉哥打掉下来的门牙。

“万鑫辉,你给我,给我……”

吴志鹏已经失去了还手的能力,但他还是紧紧的抓住公文包,坐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死活不肯松手,而辉哥站在那拉。

这画面很带感,让我想到站街女嫌客人给的太少,硬要让客人再多给点,不给就堆地撒泼,不让客人走。

辉哥跟我想到一块去了,骂道:“我靠,吴志鹏,你输不起,也别整的像个婊子一样好不好,老子就是好这一口,也看不上你这种下等货。”

说着,辉哥一抬脚,稳稳的往他面门上踹去:“拿来吧!”

公文包落到了辉哥手里,辉哥飞快抽出合同,不管三七二十一,三两下撕了个稀碎,等吴志鹏爬起来再想抢回去,已经成了满天飞的纸屑了。

辉哥拍拍手,幸灾乐祸道:“哦豁,全没啰,吴志鹏,你再说说看,谁他妈才是傻逼,哈哈哈……”

吴志鹏脸直接就绿了,气的身子打抖。

辉哥瘾上来了,现场挥手扭腰,跳起了恰恰舞。

我和罗叔都没忍住,笑出了声。

罗叔早就走到了朱子坤面前,淡定的看着辉哥和吴志鹏两人扭打在一起,他不担心辉哥会吃亏,他就那样盯着朱子坤,也不说话,无声胜有声的告诉朱子坤:“你动手,我就动手。”

吴志鹏吃瘪的走到朱子坤旁边,打破僵持,不甘的冲罗叔吼道:“罗裘,这是我们天赐和他们锦绣之间的恩怨,关你什么事?”

他一开口,果然两颗门牙不见了,黑洞洞的,看了就让人觉得好笑。

罗叔看都没看他一眼,吴志鹏这傻逼总算是开了一次窍,意识到自己不够格跟罗叔对话,就怂了怂朱子坤。

“罗裘,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今天带这么多人来围我,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打破平衡,让整个地下市场都动荡起来吗?”

朱子坤被迫开口,憋了半天,也总算让他找到个不会有失身份,还能倒打一耙的说辞。

“这个锅,我可不背,小万总是我恩人的儿子,我不像你那么不讲江湖道义,我认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为难他,就是跟我作对。”

罗叔脸一沉,“再说了,你认为其他两家的话事人,是信你这个喜欢在背地里捅刀的小人,还是信我这个吐口唾沫是个钉的君子。”

朱子坤一张脸涨得通红。

“我呸,就你,也有脸自称君子?”

“我是不是君子无所谓,但你一定是小人,带两百号人,欺负几个晚辈,这么伟大的事迹,我一定会给你广而告知的。”

“你……”朱子坤词穷。

“好了,我也不想赶尽杀绝,带着你的人,马上给我滚。”罗叔目空一切。

眼看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吴志鹏本就怒不可遏,再说了,朱子坤要是撤了,他吴志鹏该怎么办。

于是,吴志鹏赶紧阻止道:“朱子坤,我们吴家的钱可没那么好拿,事没给我办妥,你不能走。”

瞬间,朱子坤陷入两难的境地,他怕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是如今这个局面,真他妈的一个脑袋,两个大。

权衡利弊之后,朱子坤觉得,还是吴家更得罪不起,他抬眼,恶狠狠冲罗叔吼道:“罗裘,你他妈吓唬谁呢?你的人能打的进来再说。”

这点,朱子坤倒是算的没毛病,里面基本已经被他的两百号人给塞满了,罗叔外面的人别说是打进来,就是挤进来也困难。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