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紫色全文免费阅读,在线无弹窗(situhan) - 白桃文学

紫色

紫色

时间:2024-06-11 11:01:00 分类:都市情感 来源:追书云 作者:situhan

situhan给大家带来的《紫色》讲述了:李凡不是不知道老爸的威严,小时候他可是见过老爸可以轻松的让段蓝哥哥和黑子哥哥服服帖帖的,真要是动起手来,自己的那点本事还真是不够老爸看的。“说说吧,你的脸和脑袋是怎么回事?凭你的身手,你还能吃这么大的亏?别跟我说是教官打的,那不可能,是跟哪个院儿的孩子顶上了?”李久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自己的儿子是个啥德行心里有数,自打从小练武,还没有被学校找上门来投诉过,因为李涌给儿子有一条死规定,那就是严禁以武压人,说大白话就是不许儿子在学校里跟其他的同学打架,只要打架,不管对错,回来都要处罚。这也是李涌知道年轻人易冲动,万一儿子失手,那就不是小问题。

小说紫色免费阅读

在老婆孙敏的“逼迫下”,刚进门不久的李久又得急火火的把刚刚走的专车叫回来,还得对司机连说对不起……以他现在的级别已经被禁止开车好多年了,连驾照都给没收了。尽管李久开车的手艺那是一流的,可是制度就是制度,哪怕是平日放假了,也是让老婆孙敏开,他基本上就是个坐在旁边的看客。

爷爷的事情李涌知道的比父亲老李还多,不为别的,就他那个级别就可以看一些材料和文件,加上跟着老李去了一趟李家寨,还搜集到了一些李家寨的疗伤偏方和武学“秘籍”,最近这几年李涌也没少研究自己祖父的成长历程。嘎子伯伯写的那份报告李涌是看过大纲的,也看过简介,他不得不佩服老一辈革命者为了国家和民族做出的无私奉献,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获得祖父的荫庇而打小就获得了磨练,当他沉浸在祖父那历史长河中的一个个节点的时候,他从心眼里佩服祖父的智慧和超人的洞察力,佩服祖父那种超乎想象力的果决。

祖父走的时候,可是没有给李家的后代留下一分钱的遗产,全部都捐了出去,剩下的股权也转移到了胡不闷的手上。换句话说,父亲把遗产给了同门师兄的后人。对此,老李不在乎,被“抛弃”了几十年都熬过来了,还在乎这个?

一开始嘎子还不理解,几乎想推翻这样的安排,可是当嘎子深一步去想的时候,他明白了师父的良苦用心。首先,在海外的社团组织还需要资金进行运作,尤其是当前在国际上资本称雄的年代,没有一定的资本积累,许多事情没有钱就办不成。师父给海外华人社团留下丰厚的遗产,足够他们去国际资本市场里搞风搞雨了。其次,如果把遗产留给了自己的子孙,那不是给子孙幸福,反而还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以李涌现如今的社会地位和在国际上的影响,这个话怎么说?最后一条,李家的后代都很优秀,根本不需要靠祖上的遗产去生活。

就拿师弟李江来说吧,虽然在前半生过的很辛苦很艰难,可那也比普通人家的孩子和普通百姓强多了,而后半生,师弟不仅是不差钱,而且还混了个不大不小的富豪级的家底。他后来搞的那个勘测公司,在运转高峰的时候师弟也没少赚。就是现在,徐汉才给他的顾问费加上退休工资,堪比一个五百强大型企业里的高管。事实上徐汉才的翰林集团本身就是个不在册的隐形超强企业。

什么叫隐形的超强企业?有些企业不上市,具体的财务状况就不会公开,不如古老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核心企业打死不上市,一个控制过英国发行钞票,控制过美国诸多金融大鳄的家族,它到底有多少钱?天知道。徐汉才的企业玩的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核心企业坚决不上市,可却是控制着至少五家上市公司,业务遍及各个领域。还有那跟着一起联手玩的“自立集团”,邓义辉的“丽辉集团”等等,这都是相互交叉换股,却又不上市的隐形超霸企业。

至于说李涌有多少钱?没算过,也没人去算,李涌自己也不知道。他不需要钱,自己和老婆孙敏都是高收入工资,足够应付家里的开销,如果说需要用钱,还不是一个电话的事情?面对这样的后代,嘎子自己都觉得没有必要去给他们分什么遗产了,看来这老李家的人会赚钱是随根的。

不一会,李久专车的司机就把车开了回来,两夫妇又上了车,直奔训练基地。

到了训练基地,就凭着李涌的那张脸,那就是进门的证件,不过李久还是让司机下去进行了登记,他认为自己不能坏了规矩。

现在负责训练这群“野小子”的教官是邓义辉的族侄邓晓辉,刚刚集合拢来的这些孩子们都还处在一种新鲜感的状态上。林林总总的可是有好几十个。不过这里面年纪最小个子最高的却是李凡。

说起这身高来,李凡的爷爷李江算是一个另类,李久自己就是个大个子,虽说老婆钱屸个子矮点,可也不至于让李江的身高才一米七多点吧?其实,说穿了还是李江生活的年代和环境太过艰苦,就像种庄稼,你光有底肥不行,还得时不时的追肥,尤其是长身体的时候,没有足够的营养补充进去,那身高也就勉强看得过去了。要是算起来,老李在他们那一带人中个头还不算是矮的。

等到了李涌这一代人的时候,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李涌身高超过一米八四,标准的大个子,他成长的年代尽管也很艰苦,可是在基本营养方面已经不缺了。等到李凡这一代……有人说这群孩子就像是浇了天然肥料的庄稼,长的都逆天了。十七岁的李凡,身高已经跟自己的父亲差不多了,虽然现在是抽条,显得有些单薄,孙敏还担心自己的儿子会不会长成“豆芽菜”,可李久是干啥的?那可是医学界的大拿,用尺子量了儿子的骨骼宽度就不在管了。管啥?一切都正常,而且还出现了返祖现象,骨骼出奇的粗壮,这完全是继承了曾祖父的体型嘛!

为什么李久在海外的时候经常化妆成白人而叫别人看不出来?除了身高合适之外,李久属于那种黄种人中少有的粗大骨骼型的,对此,李涌也研究过,最后发现,这种粗大骨骼的成长与幼儿时期坚持习武锻炼有关。看客不妨留意一下,许多自小锻炼和习武的,其骨骼都要显得比常人粗大,如果练习的不对路,那么豆芽菜就无法避免,这样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

李涌自己小时候仅仅是修习了一些内功和打几套八卦掌,并不算是科班出身的“自幼习武”。所以,他的骨骼介于正常人与粗大骨骼人之间,至于父亲李江,那就一普通人。可是李凡从小就被李涌逼着站桩习武,十几年来勤练不辍,加上李涌给孩子的营养搭配合理,这孩子要不长成这样还真是对不起老天了。

“李叔叔,您怎么来了?”邓晓辉颠巴颠巴的跑了过来,“他们今天刚刚集合,还没有上项目呢,您这是不放心孩子还是不放心我们这些晚辈?”

“呵呵,我是啥都放心,就是我家里那口子有话要找儿子说,麻烦你把李凡给我叫过来,说完话我们就走。别告诉你们大队长和政委,他们知道了非要留我吃饭不可,太麻烦了,他们好容易休息一个周末,别去打搅他们了。”李久淡淡的说道,对邓晓辉他不用讲啥客气,说起来也是亲戚嘛。

邓晓辉拿起内部联络的对讲机,一道命令,让李凡“跑步”到教官办公室来。

结果,半晌没有反应,再过一会,就见李凡脑袋上顶着个大包,腮帮子上还擦破点皮,在两个“教官”的押送下才走了进来。

当李凡心不慌气不喘的到了教官办公室,见到坐在里面的爹妈,他转身就要跑,被邓晓辉一把拽住,“见了爹妈还想跑?你也是玩得没边了!”

李凡可不是菜鸟,反手就是一个“解脱缠手”,挣开邓晓辉的手,还想跑,另外两名教官又拉开架势,准备对这小子“武力制服”的时候,里面传来了老爸那“威严”的声音。“凭着点小本事就不把教官放在眼里?你的功夫是我教你的,你要是再胡乱瞎搞,我不介意收回你的武功。”声音不大,可是寒气逼人。

“没见过你这样当爸爸的,还要收回儿子的武功,那你干脆把我的小命也收回去好了,看看时光能不能倒流……”小东西嘴巴里犟着,可是人却是不敢动了。

没法子,正处在青春反抗期的李凡还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不过他说完就后悔了,跟谁斗咳嗽不行?跟自己的老爸?唉!妥妥的找死啊!

“混账话!”李涌声音更小了,他可不想让周围的人听见他发脾气。

邓晓辉一看,乖乖窿里隆,人家这是扯家务事,自己在这里算是怎么会事?风头不好,扯呼!于是点点头,“我那边还有点事,我先去忙了,有事呼我!”说完把办公室的一个对讲机打开了,放在桌子上,带着俩兵撒丫子就跑了。

李凡不是不知道老爸的威严,小时候他可是见过老爸可以轻松的让段蓝哥哥和黑子哥哥服服帖帖的,真要是动起手来,自己的那点本事还真是不够老爸看的。

“说说吧,你的脸和脑袋是怎么回事?凭你的身手,你还能吃这么大的亏?别跟我说是教官打的,那不可能,是跟哪个院儿的孩子顶上了?”

李久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自己的儿子是个啥德行心里有数,自打从小练武,还没有被学校找上门来投诉过,因为李涌给儿子有一条死规定,那就是严禁以武压人,说大白话就是不许儿子在学校里跟其他的同学打架,只要打架,不管对错,回来都要处罚。这也是李涌知道年轻人易冲动,万一儿子失手,那就不是小问题。

看着儿子脸上的擦伤,孙敏心疼的不得了,本来兴师问罪的火气顿时烟消云散。“快跟你爸解释清楚,要不,你可是知道后果的。”

李涌是暴力家长吗?显然不是,可孙敏说的是啥意思?其实没啥意思。李涌既是武学高手又是医学高手,他要想玩起人来,还用去琢磨吗?信手拈来就整得儿子会服软,虽然李凡从来没有被父亲整过,可他亲眼看到过段蓝哥哥和黑子哥哥被父亲整得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就连黑子哥哥那本事都吃瘪,自己算个球。

“是2号大院的几个男生欺负咱们院的女生,勤勤姐姐都被他们给整哭了,我上去想劝解一下,你瞅瞅我脑袋上这个包?是可忍孰不可忍嘛,可是后来他们搬来了教官,那群垃圾真是一群怂货……”李凡嘴里嘟哝着。

说这些部队子弟啊,并不都是全认识的,尤其是分属不同的部门,那么他们也就分属不同的“院儿”,李凡他们这几个孩子自然都是属于珠峰医院家属院的,差不离都是打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又一起高考。说起来也是挺气人的,别的院儿里的孩子高考成绩可是没李凡他们的成绩好,能过线就要满大街请客了,一听说这医院家属院的孩子不是清华就是北大的,最不济的也是要去啥子同济啊,交大之类的,都特么的是爹妈养的,这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于是,那些其他部门的父母就没完没了的数落自己的孩子不争气,来不来就拿珠峰医院家属院儿的孩子做比较,你说说,年轻人血气方刚的,能心里不窝火吗?

这平时不在一个院里,也不在一所学校里,大家也不认识,想叫劲吧也没啥机会,可这到了一起军训,有些不服气的坏小子能逮着机会放过?他们认为,这群读书好的孩子大多数都是文质彬彬的,估计没啥战斗力,不像他们,有几个直接就是报考的军校,比学习不行,咱们比军训!这本来也没错,可是挡不住一些年轻的娃儿正在火力旺的年纪,那种追女孩子的爱好几乎就是天性,这一到训练营地,就首先拿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张勤勤开刀了,没想到把这丫头吓的哇哇大哭。这还了得?李凡听见哭声就冲过去了,其实,人家也没把勤勤怎么样,就是吓的。

李凡说的勤勤姐姐就是李涌的好哥们,好战友,当年跟着李久闯过天下,现在珠峰医院业务副院长张强的女儿,虽然比李凡大上两岁,可是却是同期高中毕业,同期高考,成绩也不错,报了北大医学院,将来跟李凡还是校友呢。

“行啊,李凡,你可以啊,跟我这儿耍心眼了?”李涌的目光猛然尖锐起来。

“不是……不是跟您耍心眼,我也不知道您要来不是,是得找个理由对吧?”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别说外人听不懂,就是在旁边心疼儿子的孙敏都没听懂,回头是使劲的瞪了老公一眼,“孩子都这样了,你还说他动心眼?”

被老婆这么一噎,整的李涌都没来由的笑了,“慈母多败儿,古人正是诚不我欺啊!就他那身手,得是个什么样的高手才能给他脑袋上来这么一下子?他那是明摆着做局要人家掉进彀中!说,你把对手打成什么样了?住院啥的估计不会,不过让人家一两天起不来床是可能的,是不是这个样子啊?”

李凡被老爸识破诡计,头低的都快贴着肚皮了。

被李涌这样一说,孙敏也明白过来了,敢情又被这臭小子耍了!

以上就是紫色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一只宏达呀点评:

好书,故事情节丝丝入扣,文笔描述也很到位,《紫色》是难得的佳作,作者situhan是全国最好的网络小说作者,没有之一。

紫色章节试看:

白桃文学最新小说

  • 开局复仇全宗门,靠着双修无敌 开局复仇全宗门,靠着双修无敌
    【双修+采补+掠夺+日久生情+多女主】陆尘意外穿越,穿到了修仙界。睁开眼就被一群美女包围,每个都争着使唤他,每天被压榨到最后一丝力气才得以安眠,这一挨就是三年。别的没学到,人都快被薅秃了!转机从陆尘获得一本上古双修大法开始,从此逆风翻盘,强取豪夺,走上双修成仙之路。“师尊,你的天赋很好,现在归我了!”“你们是冰火双姝?冰火两重天,我喜欢,灵根归我了!”“天之骄女?高岭之花?妙手丹修?巧舌妖修?魔族...

    仙侠武侠

  • 盛嫁 盛嫁
    众人皆知陆泽临矜贵冷烈、高不可攀。只有赵蓁知道,两人独处的每个夜晚,他有多么疯狂!然而,他潇洒转身,与宋小姐订婚,冷静结束两人的关系。她转身误入他大哥怀抱,陆泽临红了眼:赵蓁,你竟敢带着我的种乱跑!...

    其它

  • 渊天尊 渊天尊
    天地茫茫,仙道渺渺,九域中至高无上者,名曰‘天尊’。——ps:天才流!无系统!ps:已有完本长篇作品《寒天帝》《洪主》(高订破两万精品),可放心阅读!...

    玄幻奇幻

  • 逆天伐命 逆天伐命
    穿越大商,娶一房美若天仙的娇妻,生两个大胖小子。白手起家,赚得万贯家财的杨凌心满意足地躺在椅子上,准备好好享受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直到——“夫君,你说我给儿子起名叫杨戬怎么样?”“吾乃大商总兵李靖,小小妖魔焉敢放肆!”“贫道法号玉鼎,可否让令郎入我阐教门下?”……杨凌笑容逐渐凝固,才明白自己穿越到了封神,成为了二郎神的生父,不久后便将惨死在天兵天将手里。好在他...

    仙侠武侠

  • 大明救世主 大明救世主
    大明1621年,正是辽东明军节节败退之时!我军已经连丢四大重镇,清河抚顺,开原铁岭!而老奴携此连战连胜之威,再起全国之兵攻打沈阳城!此时一个后世灵魂意外到来,成为城中一个小小的明军总旗,而离大战爆发只剩下了最后八天……...

    作者:白马赵子龙历史军事

  • 无名抗日英雄谱之铁雪榆梅 无名抗日英雄谱之铁雪榆梅
    抗战的烽烟烧到了家乡,青年女学生肖玉兰想去参加八路军,却参加了军统的电讯培训班,结业后来到中条山战场,苦苦等待组织上的召唤,前来联络她的同志,给她带来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作者:蚁鸣之历史军事

  • 云脑 云脑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漏洞,不是系统,而是人。一桩桩看似意外死亡的案件,背后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在这个逐渐被智能主宰生活的时代,我们却早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目标。...

    作者:唐吉诃巴灵异科幻

  • 大明天狐传 大明天狐传
    讲述明初山东唐赛儿起义的故事。唐赛儿为山东蒲台人林三之妻,原为上界天狐,在白莲教韩三童的指导下,通晓诸术,自称佛母,宣称能知生前死后成败事;又能剪纸人纸马互相争斗;如需衣食财货等物,用法术即可得。传教于山东蒲台、益都、诸城、安丘、莒州、即墨、寿光等州县之间,旋即起义,几占山东半岛,后失败,凭法术隐遁。...

    作者:容真历史军事

您的位置 : 白桃文学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