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之王小说凤鸣苑全文阅读,幕后之王小说在线—白桃文学

幕后之王

幕后之王

时间:2022-01-17 17:44:56 分类:职场官场 来源:追书云 作者:凤鸣苑

幕后之王小说结局是什么?此书名叫《幕后之王》,网络作家凤鸣苑文学功底非常的棒,主要内容讲的是四个人没有想到进来的人是飞天帮的三号人物,小厉在柳泽县也够出风头的,飞天帮什么事都是他出面做,认识他的人多,四个人也都认得小厉。“黑牛?”班长反问一句,上午黑牛进了公安局,这时小厉说黑牛找杨冲锋要见他,其中就很奥妙。虽然知道黑牛迟早会给放出来,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心里有些疑惑。“当然是我们老大,你还不快点,要让老大等你多久?”小厉说到黑牛,心里的惧怕便消失,口气也不耐而狠厉起来。在柳泽县县城里,有谁不怕飞天帮?包间里只有四人,飞天帮随时可召集上百人冲过来。

降 服(1)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紧张起来,小厉感受到这种气氛,头皮猛然炸起,但也只能绷着脸硬抗。他也没有想到,包间里的四人能有这么大的威势。

“杨冲锋是哪一位?我们老大有请。”小厉说,站在离包间门三步处,包间的门是开着的。

四个人没有想到进来的人是飞天帮的三号人物,小厉在柳泽县也够出风头的,飞天帮什么事都是他出面做,认识他的人多,四个人也都认得小厉。“黑牛?”班长反问一句,上午黑牛进了公安局,这时小厉说黑牛找杨冲锋要见他,其中就很奥妙。虽然知道黑牛迟早会给放出来,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心里有些疑惑。

“当然是我们老大,你还不快点,要让老大等你多久?”小厉说到黑牛,心里的惧怕便消失,口气也不耐而狠厉起来。在柳泽县县城里,有谁不怕飞天帮?包间里只有四人,飞天帮随时可召集上百人冲过来。

“黑牛在哪里。”杨冲锋站起来,黑牛既然出来了,必须去见一见,今后才会过安稳的日子。黑牛既然出来,张应戒应该和他达成什么协定,虽然具体不知道他们怎么说的,想来黑牛也不会乱来。

“老大的名字是你乱叫的?你小心点。老大在楼上。”小厉本来看着班长,以为班长才是杨冲锋,这时见杨冲锋面嫩着,不把黑牛当回事边出口威胁。

“冲锋,先商量商量。”班长说。这时贸然去见黑牛毕竟不知道他会怎么做,黑牛要见并谈好,但要做好周密的准备才行。班长说着看了老李一眼,老李也点点头。

“班长,没有关系,我去去就回来。”杨冲锋说。

“那好,成俊和你一起去,十分钟吧。”班长的意思是十分钟之后他和老李会冲上去。杨冲锋无视焦躁的小厉,对班长点头示意。

和小厉一直到六楼,六楼主要是桑拿、推油等,什么全套服务也在这一层。复原两年来,杨冲锋没有到过这一层楼。走在楼通道,边走边注意着环境,要是黑牛突然发难,自己熟悉环境后自然心里更有底。

走廊两边房间的门都是关着,不知道里面是有客人还是空着,当然也有可能黑牛飞天帮的人埋伏在一些房间里。从下班后到吃饭,时间不长,飞天帮的人找到自己,那也是看到自己进了“鸿丰酒楼”后的事。他们想做充分的准备是不可能的,最主要的杨冲锋还是对张应戒的承诺比较相信。肖成俊跟在杨冲锋身后,也在顾盼着观察六楼的环境。这是他们下意识做的事。

推开一间房间,小厉进了门,肖成俊用手在杨冲锋身上捏了捏,这些也只有他们之间才知道是什么意思。杨冲锋跟进房间里,肖成俊却站在房间门口不动了,两人就形成一种相互依持关系,要是飞天帮的人发难,就无法堵死房间的门。

房间里直挺挺地站着十几个人,一色的黑西装,模仿着影视里黑帮的场景。杨冲锋见这场面心里笑起来,黑牛弄出这一出,分明是想给自己脸上抹点光彩,扳回几分上午丢失的面子。杨冲锋就当没有看见这些人,走到房间中央。

房间中央有两张按摩用床,黑牛正躺在其中一张上,享受着一个女子的按摩,头埋着故意装着不知道杨冲锋到来。小厉走到按摩床边,在黑牛耳边轻轻说了一句。黑牛便坐起来,脸黑沉沉地。等那按摩女走后,冷冷地看着杨冲锋,渐渐脸上的杀气重了起来。分站周围的穿着黑西装的手下,见黑牛脸色便后也都凝神聚气,甚至有人把手伸进衣里。房间里的气氛立即紧张起来,杨冲锋当然感受到这些变化。可杨冲锋离黑牛很近,黑牛有没有杀气还是很容易感知到的,脸上笑意不变看着黑牛,有种看耍戏一般的心态。

黑牛本想借房间窄小,这么多人能狠狠地威慑下杨冲锋,上午的事对黑牛冲击太大,虽说当时没有人看清楚,可爆炸后烟厂销售科里的人都见了。这份面子不挣回来,今后在柳泽县的威信就会大打折扣,在道上混也就会被人耻笑。所以一出公安局,便让下面的人注意杨冲锋的行踪,摆下这阵势来。

没有想杨冲锋能这样淡然,浑没有当回事,这时又不能真的就把杨冲锋给做了。现在动手,能不能一下子弄倒杨冲锋,黑牛心里没有底。上午的时候,虽说杨冲锋是从背后偷袭才得手,可那时机把握得那么准,自己受到攻击时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一连串的行动,都在动手前算的清清楚楚才会这样顺当。

“你们先出去。”黑牛挥手让小厉带着人到房间外。手下的人见黑牛的手势,一声不吭有序地处了房间。带上房间门,肖成俊和大块就站在房间门口,无言地对峙着。

“不怕死?”黑牛说。

“怕死。”杨冲锋说。

“飞天帮的事你也插手。”黑牛说。

“那是我的职责,再遇上我还是会这么做的。”杨冲锋说。

“你铁心要和我作对了?信不信我一句话几百人就过来了。”黑牛恶狠狠地说。

“相信,那又怎么样?”杨冲锋还是那样淡然。

房间里有个小间桑拿蒸房,可勉强坐下三个人。黑牛腰间系着浴巾,见杨冲锋对他的威胁无所谓,说“到里面去蒸一蒸?”

“无所谓。”杨冲锋说着把外衣裤脱了下来,人一旦脱净了,人的能力就会减弱很多。见杨冲锋毫无顾忌地一件件脱下来,黑牛对杨冲锋的看法就有些转变。本来张应戒在公安局里和他谈过,可心里对杨冲锋哪至于轻易释怀?现在见杨冲锋这样,心里慢慢松动起来。

两人进到蒸汽室里,坐着相离很近,里面气温很高。黑牛一进里面,当即加了几瓢水,蒸汽一冲热气更重了。两人坐着,一声不响,只几分钟两人身上就出了汗。

黑牛又倒了两三瓢水,房间里的温度更高了,看着杨冲锋还是一脸平静,便说,“杨冲锋,要不要再加水?”

“随你吧,黑牛,我看你也是不错的人,在这里劝你一句。”

“想给我教育教育?”黑牛声音重了起来。

“只想说句心里话,愿不愿听在你。走黑道像你们飞天帮这样是没有什么前途的,黑帮我见过不少。”

“那又怎么样?”

“你见过严打吗?多少实力比你们飞天帮强几个档次的,都被严打了,你能嚣张多久?”杨冲锋在军队里执行过类似的任务,对黑帮的力量自然看得很清楚。飞天帮虽说也经历过严打的日子,可那是没有对他们动真格的。

“我不想这些。”黑牛说,话语里没有先前硬气了。

“那是你目光短浅,以为柳泽县就最大了。”

“杨冲锋,我看你也是个男人,我在这里给你句话。冲着今天我们的事,今后在柳泽县里,飞天帮不会惹你也不会惹你的朋友。”

“多谢了。”杨冲锋说。

“不要以为我黑牛怕你。”

“你黑牛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知道,承情了。”杨冲锋说着走出蒸汽室,到蓬头处冲凉。

“敢不敢到‘一剪梅’去喝酒?”黑牛跟在杨冲锋身后。一剪梅是黑牛的窝点,也昭示着黑牛想拉拢杨冲锋的意思。杨冲锋知道黑牛这时心情很杂,能这样说,已经表明心迹了。

“今天喝了不少,我还有几个朋友在楼下。到‘一剪梅’喝酒改天吧。”杨冲锋说。

走出“鸿丰酒楼”几个人都有一点酒意,夜还不深,班长让肖成俊陪着杨冲锋一起,到杨冲锋房间里去住着,两人在一起安全些。

杨冲锋住在一间小民居里,民居是两层楼,八十年代中期修建的,房子式样很老。杨冲锋租的那间就是一个通间,中间用小火砖隔着,成为前后两小间。前一间杨冲锋用来放炊具,后一间只能放下一张床。肖成俊走进房间时,在各处看了看,还是担心黑牛会来偷袭。杨冲锋只是把他见黑牛的大体情况说了,心里的判断也说不清。走进房间里倒头便睡了。

日子又平静下来,肖成俊陪着杨冲锋几天后也回到自己住处。杨冲锋照常上班下班,只是不要再值夜班了,张强一直都很客气。

烟厂最终打着改革的旗号,把离职的名单宣布出来,没有张榜。每个离职的人按入厂工龄长短进行适当的补偿,据说是两万到五万之间。销售科也有两人离职,其中一人据说立即到县交警队上班了。李翠翠是不是在这次离职的名单中,杨冲锋无从得知,想问问张强,却又怕张强多想。

这天下班,肖成俊没有和杨冲锋一起走,出厂不远后,就感觉到似乎有人跟踪自己。后面有不少人都是下班的烟厂职工,杨冲锋心里有这种感觉,也没有回头看。走到三桥施工处,一转身站在路边石块旁,想看看到底是谁。黑牛的事已经过去几天了,飞天帮应该没有什么动静。

站了一会,见一个女人疾步赶来四处张望,看见站在石块边的杨冲锋后,娇媚的脸绽出笑容,这笑容却被女人控制着。

女人穿着显得朴素,表情让人很动心,女人站着看杨冲锋,那腰给杨冲锋一种妖娆的味道。真是个让人见了难忘的女人,杨冲锋不知道女人要找自己做什么,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你是杨冲锋吗?”女人间杨冲锋没说话,又找到杨冲锋清楚了她在跟着他,就说。

“有什么事?”

“我是李翠翠,想请你吃饭。”李翠翠说。

李翠翠?杨冲锋听女人报出姓名,立即想到那天的爆炸案,起因就是面前的女人,再看女人时觉得这女人确实有祸水的层次。虽然穿着朴质,却自身有种媚骨的感觉,杨冲锋看着李翠翠的脸,见李翠翠迎面看过来便转移开视线,怕李翠翠看出内心的东西。李翠翠是黑牛的什么人,杨冲锋一直没弄清楚,和她去吃饭杨冲锋心里犹豫起来。

“怎么样,不肯还是没空?要是没空你说个时间也行。”李翠翠说,脸上笑意不减,好在烟厂下班的人大多走过了。杨冲锋没有被围观的感受,却挡不住女人的逼视。“好,你定地方吧。”杨冲锋说,打定主意自己请李翠翠,让女人请客那算什么事?

和李翠翠一前一后走,杨冲锋想李翠翠找自己肯定与黑牛有关,心里笃定慢慢跟在后面走。经过几个路边小餐馆,李翠翠回头看杨冲锋,见杨冲锋没有表示,便继续往前走。杨冲锋知道她先没有做什么准备,便说,“是不是到‘江上人家’去?”

李翠翠没有说话,折身往柳水边走。进了“江上人家”餐馆,上到二楼,李翠翠要了间小包间。两人进去后,服务生跟着摆好瓜子倒好茶水,便要两人点菜。杨冲锋把菜单递给李翠翠,李翠翠抿着嘴,点了三个菜一个汤,再把菜单给杨冲锋要他点。杨冲锋见菜够了,要服务生放快些速度。

等服务生走后带上门,包间里只剩下两人时,杨冲锋觉得不自在起来。李翠翠一举一动和肢体表情,以及包间里空气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对杨冲锋都有冲击。“江上人家”餐馆就在柳水边上,坐在包间里可以看汩汩滔滔的柳水流动和河对岸的风景。杨冲锋想缓解对李翠翠的想法,便注视着窗外。

李翠翠见杨冲锋没有理她,也不生气。看着他俊朗的面孔,也在想着心事。杨冲锋知道李翠翠在看自己,而且有些痴,却弄不清她是什么意思,把自己约来应该不单纯是吃饭。

“找我有什么事吗?”杨冲锋说,却把目光偏在一边。

“哦。”李翠翠回过神来,“杨冲锋,今天请你吃饭是想要感谢你。”

“感谢我?”杨冲锋装着很无知的样子,心里明白一定和黑牛有关。

“是啊,真的要好好感谢你。其实,我是黑牛的姐姐,你感到很奇怪吧。”李翠翠说着看着杨冲锋,杨冲锋对视着,见她那嘴唇太性感,心思意乱,身体里就有反应了。

杨冲锋暗自大呼糟糕,平时自己哪是这样的?忙偏转头去,脸上感觉到热了。李翠翠是黑牛的姐姐,真是奇闻,也很好理解黑牛那天的所为了。

“弟弟几年前走入黑社会,我劝不回转,我们就不再往来。黑牛也不肯和我往来,怕仇家找到我。那天要不是我跟他讲厂里的事,也不会做那傻事了。他就是这样的人,到现在一点都没有变。杨冲锋,要是没有你,我弟弟他就变成一团肉泥了,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过。你说,你是不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早几天我就想找你,只是那件事还没有平息下来,才拖到今天。”李翠翠的话很软,杨冲锋不知道她和别人说话是不是也这样,要真这样有几个男人受得了。

杨冲锋回头看着她,李翠翠并没有刻意地做出媚态来,只是对杨冲锋很亲和,边让他受不了了。李翠翠是有家有口的人,杨冲锋当然不会胡思乱想,就是想,也不会有什么作为。“你怎么了?”见杨冲锋总回避她,李翠翠便问。

“没有什么,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起就是了。”

“还没有当面对你说谢谢,我心里过意不去啊。不过,冲锋,我想请求你帮我隐瞒一件事。那就是对谁都不要说黑牛是我弟弟,好不好?”

“好,你放心。”杨冲锋坚定地说。

“谢谢你。”

饭菜很快上来,李翠翠执意要取一瓶酒,说无论如何都要给恩人敬两杯酒。要是没有杨冲锋相救,弟弟从此就没有了。喝过一杯后,杨冲锋肚里有了酒,对李翠翠也就不再多回避,看李翠翠时眼里就热辣辣的。喝下第三杯酒,李翠翠说不能再陪杨冲锋,剩余的酒要杨冲锋自己喝下。杨冲锋说,“李姐,不能再喝了,再喝会真醉的。”

“醉了回去睡,又不用上班。什么真醉假醉,和姐姐装吗?”李翠翠喝了三杯,也有了些酒意,与杨冲锋的关系突然间就近了,称起姐弟来。包间里的灯光有些暗,两人隔桌坐却相隔不远,李翠翠脸上的酡红杨冲锋看的清,李翠翠便更加艳丽撩人。

杨冲锋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鸟,对工作如此对女人也如此,只有对班长几个人才没那心机。

“李姐,一进来见李姐这么漂亮迷人,早就先醉了。”杨冲锋说眼里的火旺旺地燃。

“看你老实,心里也够坏的,是说姐姐老了吧。”

“李姐哪老了,从没有见过像李姐这么迷人的女人呢。”

“你见过多少女人?”李翠翠说着轻轻笑,见杨冲锋神色一尴尬,又说,“要不要姐姐到厂里给你介绍一个?冲锋,姐姐真心想感谢你救了黑牛,你说姐姐怎么报答你才好?”

杨冲锋差点要说:那你就以身相许了吧。可窗外吹进一阵风,凉意拂在脸上人清醒了些。暗自说句惭愧,怎么能这么调戏李翠翠?当下收住心思,不再乱说话。李翠翠也感觉到杨冲锋的变化,再说话时都绕过男女的话题。

那瓶酒也就不再喝,李翠翠也不再提起要给杨冲锋介绍女朋友的事,说着黑牛少年时的一些故事。很快把饭吃够了,李翠翠没有决定再做什么安排,看着杨冲锋。杨冲锋怕多和李翠翠在一起,在她身边总是冒出一些难以控制的念头,这时心里还火烧火燎着,要是再到什么更适合的环境,怕自己控制不住。说“李姐,酒足饭饱了,感谢你的盛情。”

“冲锋,这么说就见外了,姐姐会生气的。说感谢的应该是我,以后有空姐姐再请你吃饭。”李翠翠说,也不知她是不是察觉到自己对杨冲锋的冲击力。杨冲锋怕再见到她,支支吾吾地应了。

把李翠翠送到她家的街弄口,杨冲锋总算舒了一口气,没有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做了坏事。心底缭乱着激荡着,李翠翠肢体散发出的撩拨在压力消去后,更加在身子里窜。折身往街上走,此时回房间里去,只会用手来消解那种冲动,杨冲锋已经不想再这样了。

“一剪梅”从外看装修得不错,外墙的霓虹灯把“一剪梅”三个字凸显得很耀眼,这楼是五层,杨冲锋从没有到过。以前知道是飞天帮黑牛常居的地方,懒得和黑牛这些小痞子有什么往来,出来玩都选其他的夜店。里面装修的如何,消费情况和小姐的档次都不了解。杨冲锋没有犹豫,推开挂着浅粉色帘子的门。

前台见杨冲锋进来,有个看着成熟的女人走过来招呼,问杨冲锋想要什么服务。前台处看不到小姐,就三个人,二女一男。身边的女人介绍着各种项目,夸着店里小姐的热情度和业务精熟以及客人的反应。

杨冲锋没有理她,说“黑牛呢,叫他来,说杨冲锋找他喝酒来了。”那女人一听是找黑牛,而且直呼黑牛的名字,拿不准杨冲锋是什么样的来头和用意,忙走到前台处对那男人轻轻说两句,折身回杨冲锋身边,很热情地与他拉话。

几分钟,小厉从楼上下来,见来人真是杨冲锋,阴着脸说“请,我们老大在三楼。”杨冲锋也不去计较,跟在小厉身后走。到二楼,楼梯就铺了红色的地毯,抬头见黑牛站在三楼的楼梯口处。

黑牛见是杨冲锋到来,走下楼梯来迎接,小厉见黑牛老大下楼梯迎接,这可是从没有见过的,转头看着杨冲锋,不知道杨冲锋是什么样的地位。在柳泽县里,还有谁能让老大走出房间走下楼梯来迎接?

“你还是来了。”黑牛淡淡地说。

“你说过有酒喝,我记着呢。”杨冲锋说。两人都淡淡地,看不出两人是熟悉的样子又觉得两人太熟了似的。小厉走在杨冲锋身后半步,大块则跟在黑牛身后,防护着黑牛,小厉和大块两人都参与那是在“鸿丰酒楼”的奇异会面,这时两人都有些迷惑。

“好,来了就是朋友。”

“我是来喝酒的。”杨冲锋没有接黑牛的示好。

走到三楼拐角有一休息室,休息室足有四十平米大,环周摆着没有靠背的沙发,进门处放着小几,小几上有二十九寸的大彩电,下面放着万利达牌影碟机。几十个统一着装的小姐挤坐在休息室里看着电视,杨冲锋从门口处经过,里面的领班站在休息室中央,微笑着。杨冲锋之所以看得那么清晰,是想先看看“一剪梅”里的小姐档次,他不是很挑剔,可进了这里总得跟肖成俊他们说说小姐的情况。

黑牛走在前面,觉得杨冲锋没有跟上,回头见他在向休息室里看,站在走廊看休息室里的小姐,面容是看不清楚的。因为里面灯光的设计,把小姐看得太清楚,有些人必然会生意冷落。毕竟三四十人里有美有丑,有瘦有胖,经营者便在灯光背景上做些花巧。

“先进去看,喝酒才热闹些。”黑牛说。在一剪梅里,黑牛有莉莉相陪着,不用去选,杨冲锋是第一次来,没有一个熟悉的小妹。

“还是先喝酒吧。”杨冲锋见黑牛让他先选小姐作陪,心里反而不好意思。黑牛折身继续走,说“也好,叫她们到房间里来选。”

一直走到端头的房间,黑牛进去,让杨冲锋进去后,对跟在后面的小厉说“跟梅姐说,让姐妹们都来亮亮相。”说着把一干人都关在房间外。

这房间看得出是用两个房间改装成的,足有六十多平米大。一般夜店里的房间只有几平米或十几平米,一张床,有个洗手间的就算很不错了。杨冲锋看着黑牛这宽大的房间,房间里布置得很不错,完全是个家居的格局:大沙发、大席梦思床,大彩电,房间里也很温馨。杨冲锋估计黑牛要是在一剪梅里与小姐们胡闹,应该不在这房间里。柳泽县有传统思想,家居的地方和胡闹的地方是不同的,很忌讳这些。到别人家里做客,就算是夫妻,主人家也会让夫妻分开住,绝不让他们在家里做出那事。

“坐。”黑牛说。两人坐下后反而没有了话,不知道要从何说起。彼此看着,黑牛见杨冲锋脸上红着,分明已经到哪里喝过,说,“先喝过了?”

“陪朋友喝过一点。”杨冲锋说,不知道是不是要将自己见过李翠翠的事告诉。想想还是不说,在心里对李翠翠那妖娆撩人的滋味总是放不下。

“下次我们再拼拼酒,你能来一剪梅就好。”黑牛说。

杨冲锋正要说,房间门敲响,黑牛说话后门打开,进来五六个女子,这些女子估计是先选了一遍的。从年龄和体态看,都应该是一剪梅里拔尖的人儿。黑牛向进来的女子示意,她们走到杨冲锋前面,让他一一审视。有些眼乱,杨冲锋见门外又进来两女,那两女人比之眼前的女人更成熟,也更有让人心痒的气息。

杨冲锋便看着进来的两女人,她们俩走过来,其中一个走到黑牛身边靠着黑牛坐下,黑牛很自然地把她揽在臂弯里。另一个站在黑牛和杨冲锋之间,眼神不定,看着杨冲锋和黑牛。

“莉莉,她是梅姐,一剪梅的老板。”黑牛对杨冲锋说。转身看着梅姐,“杨冲锋,上次认识的,第一次来一剪梅。梅姐,还要麻烦你让姐妹们招待好。”

“杨冲锋?”莉莉听说后坐直了,从黑牛臂弯里挣开,正视着杨冲锋。梅姐更加直视着他,眼里有种想看穿杨冲锋的情绪。黑牛在爆炸案里的经过虽然没有说得很清楚,可梅姐和莉莉知道是一个叫杨冲锋的人在最后关头制住了黑牛,而后来黑牛在“鸿丰酒楼”里摆的场面,她们也知道。对那个叫杨冲锋的男人便记下来,格外关注。

梅姐见杨冲锋一直看着自己,而她也想更多地了解这男人,能让黑牛吃亏后还不去找回的人,是黑牛出道后第一次遇上。杨冲锋坐着,腰板很直,那种刚健和有力都显现出来。见杨冲锋眼里热火,梅姐察觉到他内心的渴求,心里便有些被亵/渎的愤怒。哪有男人一见面就这样子?好色的男人见多了,他们见到自己虽然也色/迷迷的想要吃人的样子,可哪像这人直想扑过来一般,赤/裸裸毫无遮掩。心里虽怒,却想到这杨冲锋对黑牛尚且是这样,黑牛在柳泽县是怎么的一个存在,梅姐比谁都清楚,要不是自己托付在黑牛羽翼之下,哪还能像现在这样逍遥?想着杨冲锋让黑牛吃瘪,心里便释然。

“黑牛,你放心,我早就交待她们了。”梅姐说,对杨冲锋的直视就有些躲闪,偶尔视线相撞,心里便乱乱地躲开。对自己的心慌,梅姐有些无奈,好几年了对男人没有那些念头,这时怎么会这样?

杨冲锋见女人最终躲开自己,心里就好受多了,把先前在李翠翠处受到的窝囊气扳回了。说,“叫她们先下去吧,我们喝酒。”六个小妹子在黑牛的手势里折身向外走,梅姐拉住其中一个,走到杨冲锋身边说,“杨老板,让这妹子给你们斟酒吧。”

“梅姐,不忙吧?”杨冲锋说。

“不忙,杨先生是要我给你们斟酒了?”梅姐说,听不出她语气里有什么。

“不敢,梅姐要是不忙,想请梅姐一起喝一杯。”杨冲锋说,黑牛对他们说上面像和他毫无关联一般。

“谢谢,正想给杨先生敬一杯酒呢。”梅姐这话有多重含义,黑牛嗯了一声,在催外面尽快把酒菜上来。

那小妹子是27号,清清秀秀的,杨冲锋估计她最多才十八岁。一直站在杨冲锋身边听几个人说话,酒菜来了,把各人的杯子里斟满,也不坐。黑牛拿了酒杯,对杨冲锋说,“来,先碰一杯。”两人杯子一碰不说话,把酒喝了。27号给杯子斟满,黑牛又举杯过来和杨冲锋碰,喝了三杯,才看着杨冲锋说,“今天我们就喝酒,其他的事都不说。”

“好。”杨冲锋说,“我过来本就是来喝酒的。”

“黑牛,我们想给杨先生敬杯酒。”梅姐说,看两喝着闷酒,又不能多说话,便来参合。黑牛不作声,算是默许。

梅姐和莉莉端起酒杯,对着杨冲锋说,“杨先生,来者是客,我们敬杨先生一杯。希望杨先生开心,还望杨先生今后多带朋友来照顾小店。我们先干为敬。”说着梅姐先喝了,莉莉也想说什么,可黑牛杀眼看她,莉莉便举杯示意,也喝了。

杨冲锋给梅姐回敬一杯,梅姐也爽快地喝了。夜店规模有些大,外面要人照看,梅姐便起身告辞,临走时对杨冲锋嫣然一笑,让杨冲锋心里咚地一响。

27号和莉莉都留下来,都斟满酒,黑牛要27号坐到杨冲锋身边,杨冲锋也不再排斥,揽着她让她靠在身上。有了女人近贴着,先前被激起的欲望慢慢复苏起来,杨冲锋忍不住把手伸进27号衣里去捏弄。

改喝啤酒,杨冲锋和黑牛都是一瓶瓶地就这样往肚子里灌,两人没有什么交情,却又有生死往来。黑牛不愿意提起那天的事,杨冲锋自然也不想提,各人有自己的活法,用得着自己对黑牛说三道四?两人便对酒撒气,喝到第七瓶,黑牛说要去洗手间。杨冲锋说也想去,黑牛要27号带着杨冲锋到房间外的另一个包间里去,那包间是今晚给杨冲锋预备的。

酒虽然不多,算上和李翠翠喝的酒也将近有一斤白酒,啤酒六瓶,杨冲锋酒意已经很重,要不是想与黑牛硬抗,也没有再喝点兴头。走出黑牛房间,还没有进包间里,扶着杨冲锋的27号便被杨冲锋紧紧抱住,一只手扶着壁板另一只手捏着27号那对显得有些挺的宝贝。不算大,这时杨冲锋欲望已经暴涨起来,27号被捏弄得痛,说“杨先生,到包间里去吧。”

要让男人发泄后,就不会这般有力捏自己了。

到卫生间里,杨冲锋解决掉肚子里的压迫,想到的却是黑牛是不是等自己继续拼酒?洗了把脸便折回黑牛的房间。黑牛坐在沙发上,见杨冲锋走来,说“我们再喝一瓶,今晚喝酒就到此为止,怎么样?”

“随便。”杨冲锋说,两人各拿一瓶啤酒,在瓶底用手一拍,瓶盖就被震脱,冲出一股白沫来。

“今晚虽然喝得不够尽兴,但和你喝酒心里舒服,这瓶算我敬你的。”黑牛说,这是今晚黑牛第一次这样说,说这种话。

“不说敬不敬,喝了。”杨冲锋说。

“喝了,喝了好。”黑牛说着把酒瓶口对着嘴,慢慢将酒一滴不剩地倒进口里,看杨冲锋时他已经把空瓶子放在桌上。黑牛对27号说“带老哥去休息,好好侍候着。”27号便要来扶着杨冲锋,杨冲锋指着黑牛说,“是不是想赶我快走?”黑牛和莉莉知道杨冲锋说的事什么意思,莉莉扭头向一边,有些害羞,不敢正视他。

再到包间里,27号先到浴缸处去放水,让杨冲锋好好地先泡泡。调好水,过来给杨冲锋解衣,等杨冲锋只剩下贴身内裤时,27号便自己解衣。转开身子,不让杨冲锋看着她一件件剥脱。一丝不挂后,27号转身来,见杨冲锋短裤还没有扯下,便来帮他。杨冲锋迎着27号,准确地捏住那里。她连忙告饶,说“杨先生,先洗洗,给你按摩。”

泡了澡,杨冲锋反而不怎么急色了。等27号用浴巾围住自己的腰,听她指挥躺倒到包间里的按摩床上。27号跪坐在杨冲锋背上给他按摩推拿,27号也是为着浴巾,里面是空着的,跪坐时机体相接触杨冲锋更多地享受那种接触。按完头,酒劲不知道是减弱了些还是更重,头脑里却清醒了点。27号向下移动,按着肩背。

这时,包间的门轻声开了,杨冲锋想侧脸看却怕背上的27号察觉,便静静听着。进来一个人,脚步刻意放轻,看了27号一会。说“杨先生,对我们妹子的手艺是不是满意?”

杨冲锋才转头看去,来人是梅姐。梅姐从没有做过到客人房间的事,今天却不受控制地走进来,还开口问杨冲锋。“不错。”

“那就好,只要杨先生满意就好。”梅姐说,“没有打搅杨先生吧,我怕杨先生不满意,看看要不要给杨先生换人。”梅姐心虚地解释,杨冲锋自然听出来了。说“可以换人?”27号动作立即一滞,杨冲锋这样说当然是对自己不满意了。“杨先生是贵客,要以杨先生满意为止。”

“那好。”杨冲锋伸出手,一下子拉住站在身边的梅姐。梅姐没有想到杨冲锋回突然偷袭,惊吓了一跳,“杨先生。”

“是你说的啊,让我选人,那我就选你了。”杨冲锋身子扭得,27号倒伏在他身上才没有跌落下床,这时挣扎着爬起来下床而去。梅姐站着不动,杨冲锋也没有强行拉她。27号下到地便要出去,梅姐拉住她,“先别走。”

“杨先生,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试过手艺了,早就生疏,怕杨先生更不满意。”梅姐说,却没有说不做。杨冲锋收手便把梅姐拉到按摩床边,梅姐一下子跌坐到杨冲锋身边。

“你总是这样子吗?”梅姐低声说,像是在埋怨杨冲锋的暴力。

“你要不喜欢就算了。”杨冲锋说。

“我是怕杨先生不满意啊。”梅姐说着手已经搭在杨冲锋的赤/裸的肩背上。梅姐穿着件春秋绛色过膝裙,上身一件低领线衣,再着一件齐胸披肩。坐到杨冲锋身边,那很挺拔的胸让杨冲锋从领口看到深深的沟和一部分白净细腻的肉。

杨冲锋浑身血液一冲,便不顾什么伸手拦腰圈住梅姐往自己身下放。“你、你。”梅姐有些心慌,不知道要怎么样来拒绝才好。杨冲锋手没有停,压着梅姐后手放到该去的地方,梅姐挣扎着显得很无力。

“不要,我先给你按摩。”杨冲锋没有说话,却在继续,梅姐的语气里已经有些乱。

“别这样,这是27号要做的事。”梅姐说,浑身已经软了,被杨冲锋袭击的地方都有了感觉,这种感觉已经有几年没有出现过,现在被激起了就像渐渐淤积的红潮,开闸门后汹涌冲撞。

“你不愿意么。”杨冲锋在梅姐耳边说。梅姐摇摇头没有说,对杨冲锋的侵犯不再反抗,而是想更多一些更强烈一些了。只是夜店里一夜店的规矩,老板不能和客人做这些事。

“27号还在呢。”见杨冲锋在掀她的裙摆,梅姐说。27号这时已经走到门外,帮两人把包间门关牢了。

“从没见这样霸蛮的人,你太坏了。”梅姐媚眼乱撩地说。

“你喜欢不喜欢?”杨冲锋说着,已经不让梅姐回答,用嘴盖住梅姐那丰润的唇。(10473,2009-7-20,32727,中午。)

小说《幕后之王》 第3章 降 服(1) 试读结束。

子涵小郎君点评:

《幕后之王》这本书情节各种好,反正连接得天衣无缝,内容新颖!作者凤鸣苑的文笔也很好,精彩!

幕后之王章节试看:

白桃文学最新小说

  • 妖君我要休了你 妖君我要休了你
    我带着诅咒出生,被遗弃在他的神庙里。二十年后他从诅咒中重生,阴差阳错跟我结下灵契。妖君大人他不仅蹭吃蹭喝,还骗我给他生猴子,情商个位数小气还好斗,仇家遍地,每天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我忍无可忍:“我要休了你!”他张狂不屑:“只有丧偶不能休夫。”笑死,根本熬不死他。...

    其它

  • 妖孽王爷溺宠妃 妖孽王爷溺宠妃
    自古相府多美女,她汝慕言就是其中之一,汝家幼女,暮夏谷的传人,她看似柔弱,却斗的了皇后,修理的了蠢笨公主,这样聪慧的女孩自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原本以为可以逍遥生活,谁知这妖孽脑子一热,拿出一道圣旨就改变了她的命运。嫁给王爷,还是她的冰块脸的师兄!这样的买卖她得考虑一下。望着眼前古灵精怪,认真思考的丫头,他只是微微一笑提笔写下。‘世间三千繁花,敌不过青梅竹马,坐拥江山看天地浩大,不如与你执手天涯。’...

    古代言情

  • 我家夫人好眼熟 我家夫人好眼熟

    他是城南的商会会长,远近闻名的调香师,最不缺的就是权和钱。

    她是家道中落的苏家千金,穷途末路委身于他。

    “上头只要男孩。”上头下了命令,带走了她的心肝宝,给她留下不得宠的草。

    寒冷冬夜,她带着女儿和巨额银票从城南消声灭迹。

    再见,她成了他儿子的国文老师。

    当他发现她隐藏的秘密,他对她步步紧逼:“我们是不是见过?”

    她对他避之不及:“没见过。”

    “没见过还能带我的种跑,你厉害!”

    他的话音刚落,女儿的声音传来:“娘亲,他说他是我父亲!”

    楚怀言让她明白,什么叫做套牢她之前,先套路好俩孩子!

    ...

    作者:vi小安现代言情

  • 妖娆影后:倒追总裁路迢迢 妖娆影后:倒追总裁路迢迢
    一份妊娠报告,她成功破坏他的订婚礼。  “做陆太太,我比我妹妹更合适。”  矜贵的男人嘲讽的低笑,“就凭你肚子里生父不详的孩子?”  顾阑珊言笑晏晏贴着男人的耳侧,“有我在,再不会有人怀疑陆总取向问题。” “那就看你要怎么帮我证明?” ...

    作者:相思尽婚恋生活

  •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
    五年婚姻,小心翼翼,末笙学习厉御南喜欢的东西去讨好他。都没让厉御南爱上她,得知自己患上绝症,她只乞求十个月。可当末笙和纪向晚同时怀孕了,厉御南却只相信纪向晚。...

    作者:陆拾一现代言情

  • 女总裁的超级保安 女总裁的超级保安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都市情感

  • 运作:搞定项目的秘密 运作:搞定项目的秘密
    杜坷,一个名牌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加入H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初入职场的他,哪里知道职场的无情和现实的残酷?刚到销售一线,就被硬性安排接手一个没人愿意接手的客户。还没有来得及把情况搞清楚,就掉入了竞争对手设计好的圈套,丢掉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单子。无路可退的杜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受尽了同事的冷嘲热讽和领导的责骂,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逆境中成长,逐步实现了自己的布局。他期待着机会的来临……几千万的项目不期而至,让杜坷看到了希望……三家公司,一个项目,每个人都志在必得。杜坷如何才能把握住这次机会,在这场你死我活的竞争中存活下来?期间,他将会遇到哪些意想不到的困难?又将会面临怎样的困境?并将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出版图书

  • 超品医仙 超品医仙
    为了解决身上的绝体,奉师命下山寻找天命之女。一入都市深似海,凭借一手神奇医术,让形形色色的美女欢喜不已……...

    都市情感

您的位置 : 白桃文学 > 小说库 > 职场官场 > 幕后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