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别跑,总裁的追爱计划全本,娇妻别跑,总裁的追爱计划小说在线—白桃文学

娇妻别跑,总裁的追爱计划

娇妻别跑,总裁的追爱计划

时间:2022-01-14 11:43:05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作者:花花凉

《娇妻别跑,总裁的追爱计划》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白风瑶的喉咙被紧紧的堵住,剧烈的哽咽声伴随着她的身体在一颤一颤的发抖。白风瑶哭了很久,顾修於保持同一个姿势也半跪了很久。直到白风瑶收起了眼泪,他才扶着白风瑶站了起来。他站了很久,腿脚都微麻了。“嫂子,你为什么哭的这么难过?”“我……”白风瑶阖动着唇。理由,借口,她该怎么说?白风瑶从顾修於的脸上闪过了眸子。“能不问吗?”她低低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报恩的原因-花花凉

白风瑶不管不顾的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她哭泣的声音在安静的夜色中显得异常清晰,脚步声蹬蹬的作响在她耳边踏出了回转在夜色中的旋律。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里,只是凭着惯性就朝着这个家里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跑去,她只想在那个谁也不会在的地方哭的稀里哗啦。

“唔”

白风瑶还没跑到的时候就哭出了声音来。

她好难受,像是被人堵住了呼吸的瓶口。

她一心一意爱着顾修雅。为什么,今天晚上她却看到这样的事情?!

白风瑶不能理解。

白风瑶抱着自己的身体蹲在了地上,她的世界已经被眼前的泪水淹没。直至她的眼前什么时候多了一双白色的鞋子她也不知道,只是等到她清空了眼眶中的泪水时她才发现。

她惊恐的吓了一跳,抬起头。只见顾修於就这么站在她的面前,他掏出了手绢蹲下身递给她。

“擦擦吧。”

他轻声轻语的说道。

暖橙色的头发在灯光下散发着温柔的光芒。如墨般晕染的双眸朦胧了一层光晕,闪动的眸光浅幽幽的像是落满了灿烂的星子,她控制不住自己扑了上去。此时此刻,她只是想找一个宣泄的肩膀。

顾修於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不过反应过来,他伸手轻轻的拍了拍白风瑶的背。

“伤心的事情哭出来就好了。”

白风瑶的喉咙被紧紧的堵住,剧烈的哽咽声伴随着她的身体在一颤一颤的发抖。

白风瑶哭了很久,顾修於保持同一个姿势也半跪了很久。直到白风瑶收起了眼泪,他才扶着白风瑶站了起来。

他站了很久,腿脚都微麻了。

“嫂子,你为什么哭的这么难过?”

“我……”

白风瑶阖动着唇。

理由,借口,她该怎么说?

白风瑶从顾修於的脸上闪过了眸子。

“能不问吗?”

她低低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她还没完全缓过来。好不容易她不想了,现在她什么都不想说。

“好,我不问。”

顾修於抿着唇。

尽管不问,但是白风瑶大半夜跑出来还哭的这么伤心。或许是大堂哥做了令她伤心的事情,她才会跑出来的吧。

她不愿意说,他也不会问了。顾修於看着她额头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他的心里就舒坦了一些。

打量着她,顾修於忽然一件惊奇的事情。

“你的头发和我的头发一样诶。”

“头发?”

白风瑶微微一愣。

她通红的眼睛看了一眼顾修於的头发然后又低眼看了一眼自己刚染色的头发。

白风瑶现在才发现头发的颜色跟顾修於一模一样。

“好巧。”

“你也喜欢这个颜色。”

“嗯。”

萧佑梨前两天让人帮她染色的时候是她自己亲手挑的颜色。她说,这种颜色在阳光下会显得很温柔。萧佑梨当时听了很不解,说她的话太深奥了。

现在想想,她可能是因为看到了顾修於的头发。

“嫂子,你染了头发之后变漂亮了。”

“爷爷也这么说。”

她微微一笑。

“嫂子,这里风很大。你赶紧回去休息吧,不然会生病的。”

白风瑶点了点头。

她吸了吸鼻子转身就打算走。

只是刚走,她的脚步站住在了蜡黄的路灯下。灯影将她的纤细的身体拉的老长,她转过头。

“修於,今天晚上的事情麻烦你能保密吗?”

她来这里就是不想让任何人发现她狼狈的哭相。可是她没想到顾修於竟然在这里,而且全程观光她的哭相。

顾修於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嫂子放心吧。这个是我们的秘密,我不说。”

“谢谢。”

她朝着顾修於点了点头之后就往回走了。

顾修於将她的影子深深纳进了瞳孔之中。很远,他就这么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这个时候的冷风从顾修於的背后冒起,他一阵哆嗦之后就抱住了自己。这个地方待太久了!

他皱着眉头搂了搂胳膊。

夜深了,他也该回去睡觉了。

步行着回家,顾修於刚进门口的时候就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爸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啊?”

顾长松的眸光间含笑着:“修於,爸在等你。”

“等我?”

顾修於走到顾长松面前的沙发上坐下。

“爸您大晚上不睡觉的等我干什么?”

“那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干什么出去?”

“我”顾修於尴尬的笑了一下。“我就是睡不着出去散散步。”

“修於,爸想问你过段时间是回去美国的公司上班还是留在国内的公司上班。”

顾修於踌躇了一下。

比起在一个人的美国,他倒是觉得这个地方至少还有父亲在。这个家,如今也只剩下他和父亲两个人了。

“爸,我想留下来。美国太远了,和您见面不方便。”

“好儿子。”

顾长松爽朗的笑了起来。

“爸,集团里您就随便给我派一个工作吧,就当作先熟悉熟悉环境。等我想好具体想去哪个部门了,您到时候再帮我安排吧。”

“我的儿子从来都是不骄不躁。好孩子,爸明天就帮你安排。”

“谢谢爸。”

“好了,我要回房间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啊。”

顾长松慢悠悠的起身。

朝着楼梯上走去,顾修於听在耳朵里自己的父亲脚步有些沉重。眼看着父亲进了房,顾修於整个人斜躺在沙发上。

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忽然间清脆的听见白风瑶的哭声,他的心就不禁一紧。

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顾修於揉了揉自己的胸膛。

这一夜,顾修於没怎么睡好。而那一头的白风瑶,基本上是睁开眼睛度过的。

天亮的时候,她才微微睡了过去。不过房间里忽然传来的骚动再一次惊醒了她,白风瑶睁开了眼睛。

她顺着响声去看,是顾修雅起床进了浴室。水流声哗啦啦的作响,伴随着暖色的灯光将他的身影倒影在了模糊的玻璃门上。

他醒了。

白风瑶再一次睡不着了。但是她躺在沙发上没有动,直到顾修雅哗啦一声打开浴室门的时候。白风瑶下意识的就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她的眼睛灼灼的盯着顾修雅。

“我吵醒你了。”

顾修雅的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露出了匀称的黄金比例身材。他没有将身上的那些水珠擦干,一些顺着肌肉的纹理就这么流了下来。

“不是。”

是她一直都没睡着。

“现在还很早。你再睡一会吧,我换上衣服去公司了。”

“嗯。”

他们之间的对话很平淡甚至没有一丝的波澜。

穿上衣服,顾修雅径直的从这个房间出去了。白风瑶亲眼看着他的背影在消失在瞳孔里,至始至终,白风瑶都没有得到她想要的解释。他是醉酒将昨夜发生的事情都忘了吗?她的心酸好涩。

白风瑶抓紧了身下的毯子。

顾修雅,我在你的心里到底算什么呢?

白风瑶干涩的眼眶中不争气的落下了一行清澈的泪水。

这一天,白褶强迫自己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脑子像是缺氧一样昏昏沉沉的。她下楼吃饭,江姨告诉她说萧小姐送来了好多的衣服,她已经命人挂进了白风瑶的衣帽间。

白风瑶进了衣帽间发现萧佑梨这次挑的衣服的确跟上次风格完全不同,她看了一眼就走了出来。琳琅满目,东西真的好多。

白风瑶坐在镜子的面前盯着自己没有血色的面孔久久。脱离了妆容,她的神色就显得非常不好。白风瑶摸着自己的脸,什么时候她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白风瑶缓缓的吸了口气。

吃过晚饭白风瑶早早就躺在了床上。明天她要去上班,还是必须让自己保持精神的。去一个新的地方,白风瑶不免难免有些紧张。像是黑色的潮水包裹着,糟糕成了一片。

深夜,她听见敲门声响起。白风瑶的意识马上就清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就打开了床头灯。

上次经过顾修齐闯进她的房间,白风瑶的警惕性又提高了好多。

当她看见从门口走进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顾修雅的时候,她松了口气。不过她也惊讶顾修雅回家了,他已经有好几天没回来了。

她想今夜的话,肯定也只是她一个人。索性她就不等了,多少个望眼欲穿的黑夜里最后她自己孤枕而眠。

顾修雅脱下了厚重的外套,他的头发被外面的风吹的微微乱。

“修雅,你回来了。”

她的喉咙干涩的挤出这句话。

顾修雅轻轻的点了点头。

“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

白风瑶即刻摇了摇头。

她只是惊讶而已。

“小瑶。”

忽然,他低声喊着她的名字。

顾修雅朝着白风瑶走了过来,他坐在了白风瑶的床边。他从未靠的这么近和自己说话,白风瑶的心不由一紧。

难道他是打算解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吗?

这个时候,白风瑶的心里不由有几分期待。

“小瑶,我们离婚吧。”

下一刻,顾修雅说出来的话让白风瑶犹如被一道雷霆狠狠的霹中。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也被抽尽,白的极尽难看。

“我会给你一亿。你离开这个地方,你的生活会更好。”

白风瑶久久的没有反应过来。

失去焦距的眸中,她只是恍惚的看见顾修雅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递给她。上面清清楚楚的有着好多的零,是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触及的天额数字。

白风瑶的眼睛一热,晶莹的泪打在了支票上。沉,好沉,压的她手根本提不起力气来。她的心好冷,像是六月的飞雪包裹她一冷一热。煎熬着,像是掉进了地狱。

“小瑶,你不适合在这个家里生活。”

他轻轻的说了一句之后起身要离开。

“不!”

白风瑶扑起身就从顾修雅的背后抱住了他。

“修雅,求你不要赶我离开。”

白风瑶哽咽着喊道。

她将他当成了自己人生的信仰,顾修雅怎么可以赶自己离开!

“修雅,如果你觉得我配不上我可以努力改的。你想我变成怎么样都行,求你不要赶我走!”

离开了这个地方她还能去哪里呢?她早已经将这个地方当成的家。她是个孤儿,这是她好不容易有的家。

“修雅,求你不要这么狠心!”

白风瑶哭的泣不成声。

她抱着的男人,倔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沉默了半晌,他终于开口,语气桑桑。

“小瑶,留在这个家里有什么意义?”

“有你!修雅,这个家里只要有你在就好。”

“可我不爱你。”

终于,他还是残忍的说出了这句话。他想斩断她的念想,这个地方,不属于她。

白风瑶的身体像是刹那间被碾碎了所有的力气。她张着唇,含泪问:“那你为什么当初要娶我?”

“你救了爷爷。”

他简短的说出了理由。

白风瑶的手从他的腰上松开,虚脱的脚步踉跄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她的眸光黯然的如熄灭的灯光,唯一的光源被掐灭。黑暗的,像是一汪浓黑的死水。

白风瑶哽咽着吸了口气。

“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你和我结婚是因为多少对我还是有感情存在,现在发现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

他不想伤害这个女人。可是如果不这么说,他想她还会留在这个地方。他不爱她,这个冰冷的家里很多时候只是因为爷爷的叮嘱他才想保护她的而已。

他那颗鲜活的心脏早已经死了。

“小瑶,离婚协议明天我会让律师拿给你。这个家,你随时都可以离开。”

说完,顾修雅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那双绝望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从房间里出去。白风瑶的眼前一黑,整个人就从原地昏了过去。

小说《娇妻别跑,总裁的追爱计划》 第16章 报恩的原因 试读结束。

涵涵姑娘点评:

《娇妻别跑,总裁的追爱计划》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花花凉不要烂尾。

娇妻别跑,总裁的追爱计划章节试看:

白桃文学最新小说

  • 特工狂妃:暴君不用你负责 特工狂妃:暴君不用你负责
    天下无双的痴傻宰相之女,大婚前夜屈辱失身。现代精英女特工一朝穿越,昔日傻女成为今日狂妃。绝美又强悍的王妃周旋在皇帝王爷间,暗自发誓,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暴君!...

    作者:慕容依依穿越重生

  • 你曾住在我心间 你曾住在我心间
    大二那年,我做了一件很幼稚很傻的事,为母报仇,我给一个男人下药并强了他,不惜拿自己的身体和名誉做交易,为此我付出了十分惨痛的代价!“你给我下药?想让我干你直说,TM看我像体虚的吗?”万万没想到,他真实的身份,居然是背景强大的太子爷!好吧,我错了,不该惹了这么一尊大佛,但是交易早就结束,如今这样他是想干嘛?君子报仇四年不晚?“四年前说我技术不好,四年后,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技术有没有长进!你想逃,绝不可能。就算是只鹰,老子也能把你翅膀折了。于是,几度沉迷,几度疯狂。...

    作者:暮小哥现代言情

  • 幕后之王 幕后之王
    杨冲锋是一个有着军营特训经历的复员军人,在柳江市柳泽县柳芸烟厂销售科里上班,是销售科里的一个保卫。一个偶然的爆炸案,杨冲锋在爆炸案里救下了当时在柳泽县里,有着第一权势的人物,随后他的生活与事业完全展现出另一种风貌。而在抗洪救灾中的英勇表现,让背景深厚的武警中队长李浩所看好,继而与京城第一家之称的黄家之女黄琼洁相恋,走出了极不寻常的人生之路。...

    作者:凤鸣苑职场官场

  • 阎君归来 阎君归来
    他是十殿之主,人称暗夜之王、万恶之源,掌管着让天下人都为之胆寒的幽冥殿!今日,他踏血而归,只为守护她一人!阎君一怒九霄寒,十万铁骑下江南!...

    都市情感

  • 公子快来:农妻发家有点忙 公子快来:农妻发家有点忙
    被巫族千年禁术选中的天命之人,纪霜霜,一觉醒来从现代刑警变成古代农家女。实力宠妹的纪霜霜,开启了命运之门。对内,智斗极品奶奶,玩转小姑伯母,收获全村好人缘;对外,采灵药养灵蛇,找矿脉挖玉石,一路要发家致富。不成想,刚上路就被个“哑巴”汉拐去做媳妇。妈耶,才从朱家的狗嘴巴里逃出来,转个身又掉进狼窝里去了?...

    作者:玄依都市异能

  • 南朴劝思颜 南朴劝思颜
    醉后一夜,她壮着熊胆把那个男人吃干抹净。为了招惹他,她在表面压抑,内心疯狂各种算计强撩他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慕晟北你个大骗子!”慕晟北是谁啊,在商场上运筹帷幄,叱咤风云的他,还能看不出她一个小女人的那点儿心思,再说,这本就是他暗中挖空心思,精心布局,只唯她专属的爱的陷阱。白天,他一本正经是她的总裁大人,夜幕一旦降临,他变化身情魔对她势在必得!...

    总裁豪门

  • 三笑姻缘 三笑姻缘
    爱恋情仇是每个人的权利,而小七爷的爱恋却是艰难坎坷,历经沧桑.........

    玄幻奇幻

  • 摄政王,你家医妃又作妖了 摄政王,你家医妃又作妖了
    一朝穿越, 国际顶级的医神成了废材大小姐。爹不疼娘不爱,继母当家,脸生毒疤。为了报仇梦凝夕步步为营,最后收获天仙美男一枚。原本以为秦渊殇是个小白脸,哪晓得是当朝摄政王。且看她玩转快意人生...

    作者:天火流星穿越重生

您的位置 : 白桃文学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娇妻别跑,总裁的追爱计划